愛下書小說網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063章 睜開雙眼?。?000)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貓叫聲緊緊跟在身后,刺耳的聲音仿佛要直接穿透陳歌的耳膜,他拼盡去全力奔跑,但是根本無法和對方拉開距離。

    “時間差,我要給應瞳制造出一個時間差!”

    陳歌仿佛走在懸崖邊上,他的計劃非常冒險,任何一個人出現失誤所有人都會被殺,應瞳將喪失睜開眼的機會,至于陳歌自己也將被永遠埋葬在門后。

    貓咪的慘叫聲響徹腦海,陳歌感覺自己快要被逼瘋,但他現在別無選擇,只能用盡全力往前跑。

    絕對不能停下腳步,應臣手里可能拿著兇器,只要被他追上,陳歌一定會受傷。

    如果在追逐當中受傷,那他的速度將越來越慢,最后的結果就是被應臣慢慢玩死。

    門后的世界殘忍、詭異,絕望本就是這里的主題。

    全速狂奔,陳歌腦海中只有一個大概的地形圖,他記得樓道的長度和寬度,身體也在竭力控制平衡。

    但是他畢竟眼睛無法看到,他又不敢隨便減速,所以就算是快要到樓梯拐角的時候,他依舊在狂奔。

    每一步都重重踩在地上,腳步聲在走廊里的聲音和在樓道里的聲音有細微不同,在樓道里會產生更大的回聲,這是陳歌之前發現的一個細節,此時此刻他只能利用這個細節去提前減速。

    屏氣凝神,陳歌在刺耳的貓叫聲中聽到了腳步傳來的回聲,他必須要減速,否則在高速奔跑的時候直接撞到墻上,身體一定會受傷。

    碎顱錘太過沉重,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無法帶給陳歌幫助,他果斷將其舍棄。

    在腳步聲發生變化的同時,陳歌猛地轉身,用盡全力將碎顱錘朝身后甩了過去。

    他奢望后能夠砸到應臣,只要能稍微拖延一下應臣的腳步他就滿意了。

    在碎顱錘甩出的時候,陳歌減速,他張開手臂,指尖碰到的樓梯扶手。

    確定了自己的位置,陳歌邁步朝五樓跑去。

    “應瞳這時候應該走到了四樓,我不能去四樓,我要先進入五樓的走廊!”

    大腦飛速運轉,陳歌神經繃緊,在生死之間,他激發出了自己最大的潛力。

    “閉著眼睛還能做到這些?”身后幾米遠的地方傳來應臣的聲音,在陳歌轉身的時候,他看到了陳歌的樣子。

    其實陳歌已經做得很好了,他拖到了最后一刻才在應臣面前出現,如果讓應臣提前發現了他,他一定會被那個魔鬼用各種方法玩死。

    智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一個雙目失明的盲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怎么可能斗的過一個變態殺人魔?

    這幾乎是一個必死的任務,但硬是被陳歌找到了一條路,他獲得了樓內居民的幫助,在應臣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將最終的戰斗提前了。

    換句話說,陳歌的想法很簡單,自己看不見,處于絕對的不利,那就一定要隱藏在暗處,如果實在隱藏不下去,那就見面分生死。

    身后的貓叫好像催命音符,陳歌能感覺到應臣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更糟糕的是他體力消耗太大,很難再保持這樣的速度,但是應臣的速度卻絲毫未減,這樣下去被追上是遲早的事情。

    從六樓下到五樓,陳歌和應臣之間的距離再次拉近,那貓叫聲仿佛緊貼著他的頭皮,只要他一停下,身后的怪物就會一口吞掉他的腦袋。

    “跑過五樓走廊,進入另一邊的通道,我有兩個選擇,往上走去六樓,或者往下去四樓?!?br />
    “我上、下樓速度遠慢于應臣,每次進入樓道,我和他的距離都會拉近,下一次我進入樓道時,很可能會被他直接在樓道里追上,這是無法回避的問題?!?br />
    “必須要想個辦法解決!”

    僅僅只是思考的時間,陳歌已經穿過五樓走廊,進入了樓道里。

    去四樓可能會影響到應瞳,為了確保引開應臣,陳歌抓著樓里扶手,玩了命的又朝六樓跑去。

    他一步三個臺階,可跑到五樓和六樓中間,手中的背包就被抓住,他感覺一道冷風涌向自己的脖頸。

    頭皮一緊,陳歌果斷松開了手。

    “呯!”

    刀具碰到了鐵制樓梯扶手,發出一聲脆響,陳歌心臟咚咚直跳:“應臣手里拿著刀!”

    背包被奪走,陳歌沒有停留,頭也不回繼續朝六樓全力沖刺。

    早在剛進入這扇門時、早在陳歌發現自己雙眼失明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時候,他就將漫畫冊從背包里拿出貼身放置,還將圓珠筆放進了口袋里。

    那個時候他就預料到了可能會出現某種意外,導致自己不得不丟棄背包,當初看似多余的舉動,現在成了他保留底牌的關鍵。

    沒有了碎顱錘,丟棄了從不離身的背包,陳歌還是第一次如此的狼狽。

    應臣揮刀的時候,陳歌拉開了兩步遠的距離,等陳歌重新跑到六樓的時候,貓叫聲又死死的貼了上來。

    “應瞳還沒有好嗎?”陳歌感覺自己已經有些跑不動了,他看不見,隨時可能出現意外,剛才那一刀如果沒有躲開,那他可就真的死在了門后世界。

    “不能停下!停下就是死!”

    身處絕境,甚至在連路都看不見的情況下,陳歌依舊在拼盡全力的狂奔,他從未想過放棄,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貓叫聲充斥著腦海,那聲音似乎就擦著他的耳朵,仿佛一把尖刀正頂著他的后頸。

    腳步聲慢慢出現了變化,就算在這種情況下,陳歌依舊要分心判斷是否進入了樓道。

    耳邊傳來了腳步的回聲,他已經穿過走廊,進入了完全封閉的樓道,可就在他準備減速的時候,他想要去抓樓道扶手的胳膊突然被一股巨力抓??!

    那股力量是從樓道里面傳出來的!

    “應臣在我身后,樓道里的人不是他!”陳歌產生這個想法的瞬間,一個聲音在他臉前響起。

    “我抓住他了!”這是馬貴的聲音,應臣的幫手埋伏在了樓道里!

    手臂被抓住,馬貴在前面擋路,應臣追在身后,這是無解的絕境。

    陳歌用力甩動胳膊,但是無法掙脫,貓叫聲就在身后,他牙關咬出了血,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做出判斷,用盡全力撞向馬貴發出聲音的地方!

    “嘭!”

    兩人從樓梯上滾落,刺骨的疼從身體各處傳來,但是陳歌卻好像完全感覺不到一樣,他滿眼的猩紅,緊咬著牙,起身繼續狂奔!

    什么都看不見,眼前只有無邊的絕望,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陳歌的世界里慢慢出現了一點光亮。

    那微弱的光在慢慢擴大,隨著陳歌不斷向前奔跑,那光和他的距離越來越近。

    恐懼和黑暗追在身后,在刺耳的貓叫聲中,陳歌一頭扎進了那一片光亮當中!

    睜開雙眼!

    一層層血色以陳歌為中心向四周蔓延,黑暗被驅散,眼前是一條完全由尸體拼合成的走廊,一條條黑色絲線如同食尸的蟲子在尸體中游動,這就是應瞳門后世界真實的樣子!

    滿身是傷,陳歌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貓咪的慘叫已經消失,他身前不遠處站著兩個怪物。

    其中一個怪物長著小孩的腦袋,身體卻和成年人一樣,更恐怖的是,這孩子臉上沒有眼睛,在眼眶的位置長著兩張比較小的嘴。

    另一個怪物長著和應臣一樣的臉,光看正面他和門外的應臣一模一樣,但是他身上還長著另外幾張臉,那幾張臉陰郁扭曲,眼眶里沒有眼珠,只有兩個漆黑的洞。

    他們有眼無珠,在這門后世界,反而是真正沒有瞎的人變成了盲人。

    “看來應瞳終于克服了你帶給他的恐懼,睜開了眼睛?!?br />
    重新恢復視覺,陳歌變得前所未有的冷靜,他腳下血色蔓延。

    在他睜開雙眼的時候,這世界對他的束縛就已經被打破,他聽到了紅衣們的呼喊!

    “你是怎么跑進這棟樓里的?”應臣盯著陳歌,他每張臉的表情都不相同,也許在弟弟應瞳心目中,自己哥哥就是一個擁有多鐘面孔的怪物。

    陳歌沒有回答應臣的問題,他一句話也不想跟應臣說,他現在只想用最快速的方法,最直接的方式讓這個混蛋消失。

    身體已經到了極限,絕望和疼痛每時每刻都在折磨著陳歌的神經,這是他進入過的最危險的一扇門,任何一個判斷出現錯誤,死亡就是唯一的下場。

    眼底飄紅,陳歌拿出了貼身放置的漫畫冊。

    睜開眼后陳歌才看到,這本漫畫冊已經被血色鋪滿,無數的血絲在其中涌動。

    應臣察覺到了危險,露出了藏在身后的手,他掌心握著一把鋒利的水果刀。

    陳歌手無寸鐵,應臣雖然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但他仍覺得自己贏面較大。

    “馬貴,你跟我一起上去,他沒有在睜開眼的第一時間逃走就是最大的失誤?!睉嫉穆曇羰掷淠?,沒有一絲感情,他和馬貴慢慢向前走去,距離陳歌越來越近。

    馬貴并不認為陳歌還有機會翻盤,從來沒有人能夠從這棟樓內逃走,大家都被做成了積木和人偶。

    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馬貴的三張嘴全部張開,看起來恐怖可怕,氣場完全碾壓陳歌。

    不過就在他落下腳步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悄無聲息,在一片翻騰的血色當中,一條將近兩米長的巨大步足從陳歌背后伸出!

    尸體拼合成的墻壁被刺穿,更震撼的是,隨著無數血絲浮現,一條又一條步足支撐住了陳歌快要摔倒的身體,一個體型將近五米的巨大血色蜘蛛撕裂了樓道,出現在陳歌身后!

    和馬貴比起來,陳歌身后的那個巨大血色蜘蛛簡直就像是從噩夢最深處走出的怪物。

    “殺了他們,一定要確保讓他們魂飛魄散?!?br />
    復讀機和紅色高跟鞋都在背包里,隧道女鬼的兒子這次是最先出現的,這個紅衣厲鬼實力極強,并且可能是因為他體內有一扇門的原因,應瞳門后世界對他的壓制并沒有那么強烈,在其他紅衣都還沒有完全擺脫束縛的時候,他已經可以出現了。

    鋒利步足末端猶如尖刀,應臣身上的數張臉全部皺起眉頭,他沒有跟馬貴打招呼,直接向后撤去。

    “應臣!現在怎么辦!”馬貴回過頭只看見了應臣的背影,他還想要再說什么,忽然感覺心頭傳來了一陣冰涼。

    低頭看去,血色的步足尖銳正從他的心口慢慢收回,兩者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應臣……”

    頭顱掉落,馬貴看見自己的身體被血紅色的蛛絲包裹,然后被掛在了那蜘蛛的身后。

    陳歌站在原地,他翻動漫畫冊,喚出一位又一位紅衣。

    “冥胎可能就藏在應臣身上?!?br />
    巨大的血色蜘蛛在樓道里爬動,很快追上了應臣。

    可就在陳歌以為應臣被殺掉的時候,大樓內再次出現了變故,由尸體拼合成的大樓開始震動。

    一扇扇門被推開,一具具尸體從屋內走出,他們全都沒有眼睛,眼眶當中只有兩個漆黑的孔洞。

    這些人穿著各種各樣的衣服,男女老少都有,其中還有的懸掛著社區的工作證。

    他們似乎就是應瞳曾經見過的所有人,這些人全部看到了應瞳,但是在應臣的隱瞞下,他們沒有看到真相,他們的眼睛欺騙了他們。

    代表詛咒的黑色絲線在眼眶中游動,這些沒有自我意識的尸體拼了命的去阻攔隧道女鬼的兒子。

    應臣也停下了腳步,他和陳歌一人站在走廊一邊。

    “這個世界血腥殘忍,你不睜開眼睛可以活在自己的世界,不受傷害。但如果你睜開眼睛,那就只能活在我的世界里?!睉忌砩系拿恳粡埬樁荚诖罂谕淌硥Ρ谏弦萆⒊鰜淼暮谏{咒:“所有人都在幫我,你逃不掉的?!?br />
    大樓確實有無數的人都在幫助應臣,但也有例外。

    “陳歌!”

    陳歌背后的樓道里傳出應瞳的聲音,戴著眼鏡的木頭先生、身受重傷的吳阿姨、穿著血色紅衣的紅小姐和應瞳一起出現在樓道當中。

    現實中可能被殺死的木頭先生、吳阿姨和紅小姐在門后世界卻是活人的模樣,反而是那些被應臣利用的人們全部都是尸體的樣子。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私募股权投资班 股票发行 体彩河北11选五怎么算中奖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切记不要满仓买入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pk10官网开奖记录 北京pk拾计划网站 河北20选5app 上海11选五下期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