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 393章 抱團偷塔,沒道理輸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許多影視乃至勇者斗惡龍的童話劇集里,似乎都有個固定套路,便是無論正派反派,只要是BOSS存在,就總是熱衷施展添油戰術,成批派送各種小怪手下給主角們刷經驗升等級,更甚者還樂善好施送裝備,直至最終決戰時被憋屈打倒,悔恨晚矣。

    刨除戲劇效果不談,其實在現實世界里,這種看似很迷的操作實際也屢見不鮮。

    原因有很多,總結下來大抵就是‘有心無力’與‘有力無心’此兩種。其中又由以后者狀況出現最多,道理也很簡單——若所有事情都由BOSS出馬搞定,那養辣么多馬仔小弟的意義何在?

    亦如維托-帕西諾,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實際是有心也有力的,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不存在輕視或不以為然的情況,奈何初期還是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以至于讓某人單槍匹馬數次轉場秀操作。

    不過現實到底不比影視劇集,維托也不是一條道走到黑非要秀智商的無腦BOSS,相反,他很理智也很果斷,反應過來自承失誤,吸取教訓后直接搖人不說,且一搖就搖手頭最強戰力,擺明是要一波帶走!

    這也才是現實世界里的合格BOSS所為,當然正反派不好說。因為從通俗層面上來講,無論是維托,還是某人,貌似都和好人沾不上邊……

    不過話又說回來,遠水終究不解近渴,所以暫時先不贅敘這邊情形,讓我們將鏡頭重新拉回冰天雪地的法國,聚焦在那片山脈里。畢竟,那邊只是搖人,這邊卻是實打實的在死人……

    “視野丟失,我看不見他了,最后方位七點鐘……小心!”

    “他沒打中我!哈哈,他沒打……”

    “……馬休?回話馬休……沙沙,馬休沉默……丹尼爾負傷,沙沙,支援……”

    “?;?、?;?,所有人?;?!壓過去、圍上去!”

    怒嚎狂風呼呼灌耳下,槍管里震耳欲聾的激烈掃射聲都悄不聽聞,更不消說人肉嗓子眼吼出的動靜。一把扯掉耳廓上外掛通訊裝置,也不去管命令是否有效傳達,勞倫斯抓起把沖鋒槍就自掩體后方轉出,凍得僵硬的臉龐瞧去瘋狂異常,大步向前發起沖鋒。

    左右兩旁間隔只幾步距離,但卻辨不清面龐身份的數道模糊身影緊隨其后。那是帕西諾家族的精英槍手們,大概有五六個。當然不是只剩這么多人,那未免太過夸張,其他幾個方向零零散散還有些人手,應該也都有收到勞倫斯方才的命令,此時正以收網的架勢不斷向中間聚攏靠近。

    尚能拉開陣勢,維持陣型,那就說明編制并沒有被完全打散。當然相比起進山時七八輛車、大幾十號人手的齊整隊伍,氣勢如虹的士氣狀態,那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現在這群帕西諾家族精銳槍手瞧來更像是群驚弓之鳥,包括勞倫斯在內,悍勇沖鋒十余步后,便不自覺放緩腳步,雙手死死抓著沖鋒槍,槍口高抬虛晃,一副隨時扣動扳機的彪悍模樣。但要問具體的瞄準方位、防范目標?那抱歉,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也確實沒法鎖定,因為視野。

    當是時,原先昏沉天光早已黯淡,視野范圍內雖說不上伸手不見五指,但也黑窟窿咚相差不遠,唯一僅有的微亮光源是腳底下厚厚皎潔雪層,卻也難堪大用。倒也有類似手電等照明裝備,但作戰經驗豐富的勞倫斯等人自然是不敢用的,至少此時此刻不敢,因為那妥妥會被當做活靶子來打。

    不夸張的說,現在雙方就算間隔短短十二碼距離擦肩而過,估計也對彼此毫無察覺。

    這種情況下,勞倫斯他們又怎么敢悶頭沖鋒?更何況相較于單槍匹馬的某人,勞倫斯這邊還有隊伍,這要是一個不小心,被緊張手滑的同伴給突突了,那得找誰說理去?嗯,事實上,類似這樣的誤傷誤殺情況已經發生……

    好在這次并沒有,待幾個方向的槍手們陸續匯合過來,總計數量約莫二三十余。

    值得一提的是,另外將近半百數量的槍手們并非完全戰斗性傷亡,實際上除了先開始被偷襲得手幾次損失較重外,天色完全暗下來后,數次沖突中他們的傷亡都不算多,有不少槍手是在搜捕中不自覺走散的,稍稍拉開點距離,通訊頻道內聯系不上隊伍,就只能在山里自生自滅了。

    這二三十余槍手們聚在一處,彼此面面相覷,粗重喘息此起彼伏,一時竟都無言,神色間也找不出多少行動失敗的憤怒憋屈,相反,更多的是麻木、無奈以及暗地里一絲絲如釋重負的放松,

    “又讓他突圍了……”風雪里,不知誰幽幽嘆了口氣。勞倫斯張張嘴,很想說出點鼓舞士氣或者單純緩和氣氛的話來,但最終只偏過頭去,悶聲說道,“開燈,搜查附近,別讓他輕易混過去?!?br />
    這是有必要的,就現在這環境,往地上一趴,連尸體都不用裝,基本就等于隱形。

    話落,十余手電亮起,筆直光線雖未能完全穿透風雪,但也輻射周遭幾丈范圍。再匯聚雪地,沿著零星彈殼、瀝瀝血跡等新鮮痕跡,向前探照,中途掠過幾處天然掩體以及兩具倒伏在地的尸體,最終所有痕跡在光照邊緣處,一座低矮土丘后方消失。

    勞倫斯拿著手電,若有所思,來回來看了好幾遍這約莫十來丈長度、總體呈Z之形的戰斗痕跡,或者說是突圍路線,眼角不由抽動數下。

    與其他人不同,在整個隊伍里,從始至終勞倫斯都是抱著最高謹慎姿態的那個,因為他很清楚這次所面對的對手有著怎么恐怖的破壞力,也做好了足夠的心理建設。但最終的事實表明,想象與現實之間還是存有差距——明明已經想象得足夠強大,但現實還是這么的令人絕望……

    誰都知道復雜地形與職業殺手相結合,會爆發出來怎樣駭人的結果,但那終究是停留在理論層面上的大概率推測,實際戰斗起來情況是要更復雜、也更微妙的。因為干擾性因素實在太多太多,比如經驗、心態、運氣等等。生死毫發間,在二選一、乃至沒有選擇余地只得被迫強行操作的困境中,一塊不起眼的小石頭,一處將將淹沒鞋幫的洼坑,都有可能影響到最終的戰斗結果。

    這才是現實,這才是真實且殘酷的戰場。

    而對方是怎么做的……

    方才那場圍捕,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遭遇戰,雙方明顯都毫無準備,更沒閑暇時間去觀察周遭地形環境等等,迎面撞上,悍然交火。

    這種情況下,無論怎么看這邊都有著近乎壓倒性的優勢。因為人多,因為槍多,這就足夠了。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對方在看似不可能的絕境下,閃轉騰挪,生生自槍林彈雨間瞬息找到最佳突破路線殺出重圍,還順手干掉了兩名精銳槍手,打傷數人,揚長而去……這!不!科!學!

    講真,要不是親眼所見,又親手打空了輪彈匣歡送,勞倫斯是絕對不信這種情況下還能憑借操作翻盤的。實際上就算親身經歷,勞倫斯現在仍感覺陣陣虛幻,踩著厚厚雪地整個人都是飄的,極其的不真實……我就是想上個位而已,要不要這么難啊……

    “BOSS……BOSS?”

    “???哦,你說?!?br />
    搜查完畢走回來的隊員沒注意勞倫斯的心不在焉,掛著雪花冰渣的臉龐浮現幾分異樣喜色,咽了咽喉嚨:“他中槍了!”

    “出發,繼續……嗯?!”如夢初醒般,勞倫斯猛地抬頭。

    “我們找到了點痕跡,大概率能確認是他留下的。不過那槍應該不是剛才打中的,而是之前,可惜沒能打中要害,他來不及處理傷口就又撞到了我們……”

    聽到這里,勞倫斯頓時大喜過望,粗暴打斷,“那還等什么?追??!”不得不說,這消息對于勞倫斯來說就是劑強心針,貌似又看到那么點隱約曙光……原來你也不是真正的幽魂,也會中槍的……類似這樣的想法,心理安慰效果喜人。

    與此同時,快要凍僵的腦子思維也逐漸活泛起來,看著圍繞一圈的槍手們,勞倫斯深吸口氣決定將方才鼓舞士氣的念頭重新拾起,指向頭頂盤旋怒嚎的暴風雪鄭重道:“伙計們,我們沒有退路,當然他也沒有。相信我,現在這種情況,身手槍法不再是決定因素,比的就是誰撐不住先倒下。而我們人數占優,抱團推進,沒道理會輸,拖都能拖死他!”

    吼出最后一句話,勞倫斯一振手臂,神情狂熱。一眾槍手們聞言似有被感染到,僵硬面龐逐漸變得猙獰狠厲,

    “拖死他!”

    “拖死他全家!”

    ……勞倫斯很輕易就達成了既定目標,亦或者說是槍手們確實需要這么個心理暗示?總之,不管怎么說,雙方一拍即合,隊伍士氣也迅速得到了肉眼可見的提升恢復。就是這口號有點怪怪的,偏向寫實風,聽來不怎么提氣……

    ……

    此時,十余丈外小片山林深處,一道身影背靠粗壯栗子樹,胸膛劇烈起伏似風箱般大口喘息,明明周遭冰寒徹骨,體表卻好似蒸桑拿般汗如雨下,整個身軀都在向外飄著縷縷白氣。

    呼嘩,林外有陣風雪卷進,隱隱還攜帶了些許其他動靜,手指一動摸上冰冷槍身,頓了頓,稍稍探出,側耳細聽,微亮雪地反射出面部模糊輪廓,以及因不解而莫名皺起的眉間山川,

    “拖沓?托塔……呼哧……偷塔?什么亂七八糟的……”

    不消說,這自然就是我們的唐朝童鞋了。他現在的情況看去可不怎么好,衣衫襤褸,灰頭土臉,整個人好似在雪地泥水里滾過好幾遍,還掛著幾片腐爛枯黃樹葉,看去竟是連乞丐流浪漢都不如……白瞎了那張刀削斧鑿的英俊臉龐!

    宋清明這個身份創造出來就是走冷傲孤絕酷哥路線的,行事風格也盡量往這方面靠攏,但現在看來,這個人設無疑是崩地徹底。

    咳,不過也不要太在意這些細節。氣質,主要是氣質!

    ……褪下一側外衣,拿出條手臂,撕拉一聲將整條袖臂襯衫扯下,摸出戰術匕首,作粗略剪裁疊層后,撈起內衣下擺,環繞、包扎、系緊——左側腰腹處,由內而外,一朵絢爛血花頓時在潔白布匹上暈染開來!

    唐朝卻是沒管,沒事人般,面無表情又系了一道。

    旋即,腰背后躬若負甲,長長吸了口氣,短暫吐出,又吸,再次吐出小口……如此反復數次看似毫無規律的呼吸吐納,整塊小腹肌肉亦如蛟蛇翻身般起伏不定,分外神奇。說來也怪,這么大的動靜,襯衣下原本該崩裂開來大出血的傷口,竟是一點動靜都無,就連暈染開來的血花勢頭似乎也后繼乏力,一緩再緩……最終,長長吐出口濁氣。

    檢查下終究沒有滲透襯衣的血水傷口,唐朝神情若定,放下內衣下擺,穿上外衣。條件有限,暫時也沒空取出里面的金屬彈片,那就先留著作紀念,影響不是很大的。

    這也就是錘煉加實驗幾年的成果了,唐朝很滿意現在這具身軀的表現,若換作前世,處理起來就沒這么容易了,至少不會像如今這般從容輕松。當然話又說回來了,如果真是前世異能大成時候,依靠玄之又玄的感知預警,他應該也不會被這顆流彈輕易打中……得失之間,很難細說,只能說一飲一啄,皆由前定。

    處理好傷口,唐朝迅速起身,雙方距離太近,方才急于脫身又沒清理痕跡——當然清理了也沒什么大用,之前他小心再小心,最后還不是差點一頭撞進對方懷里——搖搖頭,不管怎么說,對方很快就會追來這里,不能久待,但是,

    轉頭四顧周遭蒼茫?;煦顼L雪,一丈開外基本不辨東西,不由得仰天長嘆,

    “誰能告訴我……這特么是哪????。?!”

    …………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 2007上证指数 延边乐透游戏手机版 排列3开奖29期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保本型理财产品 三分彩官网软件下载 选取股票分析方法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公式 青海体彩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