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田園喜嫁:小妻太難追 > 658.賢嫻成親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姚思賢和孟靜嫻成親的日子定在三月底。

    姚大江親手寫的大紅喜字,貼滿了家里各個地方。姚思賢走后,宋氏帶著姚玫,給他精心收拾裝點了新房,所有的家具都換了新的,被褥也是新做的,里里外外都十分喜慶。

    喜帖半月前都已送出去了,不過依舊只是請了相熟的親友,宋家秦家溫家武家林家武家這些,沒有外人。

    姚家要辦喜事的消息,京城里都已傳開,伍家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伍銘宇被封侯之后,行事越發謹慎,時時處處約束著家里人,讓他們謹慎慎行。不過秦玥對他并沒有偏見,該怎樣是怎樣,事情做得好就賞,做不好就敲打,如此他倒是沒什么擔心的。

    伍老太太是聽下人偷偷議論的時候,得知姚思賢這月就要成親的事,當時臉色就不太好看。

    其實伍老太太心情很復雜。真相暴露之初,她痛苦,煎熬,難受,怨恨到了極點,曾對姚思賢口出惡言,痛罵斥責。

    可一轉眼,快一年過去了,風波早已隨著伍銘宇被封侯而平息,真正的仇人都已得到報應,再大的憤怒也都消逝了。

    如今伍老太太如愿得到了曾經想要的榮光,真正回到了京城貴族的圈子,但她收到請帖,帶著孫子去了兩場宴會之后,就也不愛去了,后面再有什么請帖喜帖的,都讓伍銘宇的夫人李氏帶著孩子去。

    伍老太太兒子孝順,兒媳聽話,孫子孫女都乖巧,她對當下的生活沒什么不滿意的,脾性也好了很多。她在房中設了佛龕,日日吃齋念佛,每月初一十五讓李氏陪著去護國寺燒香。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倒是時常會想起當年跟姚思賢一塊兒在清水鎮相依為命的日子。有時候不經意地提起,伍銘宇不接話,伍老太太反應過來,心情總是有些低落。

    當初被仇恨刺激,完全失了理智,將姚思賢也當做不共戴天的仇人??扇缃窭潇o下來,伍老太太記著的是姚思賢的孝順懂事,因為那畢竟是她親手拉扯大的孫子。

    可有些事情,終究是過去了。有些關系,也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伍老太太忘不了姚思賢是真的,但若是讓姚思賢再認她,她又會覺得對不起死去的丈夫和長子。這都是很現實的。

    這日伍銘宇從外面辦事回來,李氏拿了一身新衣裳給他,說是伍老太太親手給他做的。

    伍銘宇很驚訝:“不年不節的,而且娘眼睛不好,都好幾年沒拿針線了,怎么突然想起給我做衣裳了?”

    李氏搖頭嘆氣,展開那身寶藍色的錦袍給伍銘宇看:“你瞧瞧,這是你能穿的嗎?”

    伍銘宇一看,什么都明白了。這顏色樣式,是京城年輕公子時下最流行的,根本不是他這個年紀的人能穿的,但對伍銘宇的兒子來說又太大了。想來伍老太太做衣裳的時候,想的是姚思賢,可又不可能送出去,或許做完又后悔了,就說是給伍銘宇的。

    “收起來吧?!蔽殂懹顕@氣。

    李氏試探性地問:“就真的,再不能來往了?其實我看娘已經放下了,以后當個親戚走動走動,那畢竟是……”

    伍銘宇皺眉搖頭:“這件事,莫再提了。如今這樣,對我們都好。他現在有爹娘,有兄弟姐妹,即將成家,什么都不缺,何必再強求呢?非要拉扯,不過是讓我們都想起曾經那些不快。娘這邊,她許是記起當年那些過往了,記著沒什么,但這就夠了?!?br />
    李氏點頭:“我知道了。其實我背著你給思賢準備了成親賀禮的,聽你這么說,是不是也不能送了?”

    “我們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他也明白我們是什么樣的人?;ゲ淮驍_,如此就好。大喜的日子,不要讓他分心,賀禮就算了吧,他會明白的?!蔽殂懹顡u頭。

    李氏點頭,又嘆氣。

    宋思明幫忙置辦的孟宅,也貼上了紅彤彤的對聯和喜字,宋家還安排了一些下人過去等候著,因為孟靜嫻被接到京城之后,要先到這里來,等到正日子,再從這里出嫁。

    姚思賢算好的日子,在成親的前兩日帶著迎親隊伍回到了京城把孟靜嫻送去了孟府。

    孟靜婉接到消息,早早地就過來等著了,這邊給孟靜嫻專門準備了一個院子,裝點了新房,日后若是孟家人來京城住,孟靜嫻過來,也可以當做回娘家。

    孟靜婉的兄嫂見京城這孟宅收拾得這樣好,對宋思明這個妹夫是千般滿意的。

    孟靜嫻和孟家來送親的人很快就在孟府住下,他們帶來的有下人,孟府這邊還有宋家安排的一些下人伺候,一切都井井有條,準備妥當,什么都不缺。

    姐妹再見,孟靜婉說接下來兩日她在這邊陪著孟靜嫻住,一直到她出嫁。

    姚思賢和武誠姚珊回到家,姚家這邊已經做好了辦親事的所有準備,除了一些新鮮的食材,已經跟醉仙樓那邊訂好,要到明日才送過來。

    武誠和姚珊跟姚大江和宋氏講他們回到清源縣之后,回了一趟老家的事,姚大江和宋氏聽了,都笑說等姚思賢成親之后,他們也打算回去一趟看看。

    到了正日子這天,姚思賢一身大紅喜袍,滿面春風地跟著姚大江招待客人,過一會兒就問是不是該去接親了。

    喜堂已經準備好,終于到了時間,姚思賢帶著接親的隊伍從姚家出發,往孟府去。

    圍觀的人很多,最亮眼的要數姚思賢身后的兄弟團。魏宇澤、林松屾、武誠三個俊朗不凡的貴公子,相當有排面。

    林頌賢素來低調,這會兒在姚府喝茶,在他眼里包括秦玥在內的兄弟們,都是弟弟,他自認為比他們老,一般不摻和年輕人的這些熱鬧。

    不過秦玥一早說了他可以去的,姚思賢好不容易才勸住。怕秦玥真去了,給孟家人帶來驚嚇。

    秦玥笑說他一片好意姚思賢卻不領情,總是很嫌棄他的樣子。姚瑤說讓秦玥不要再逗姚思賢了,他如今的身份不適合跟外人接觸,除非他想看別人對他三跪九叩的。

    姚思賢到了孟府,沒有人攔門,孟靜嫻的大哥把她背出來,交給姚思賢,宋思明和孟靜婉都在,各自都說了叮囑姚思賢要好好照顧孟靜嫻的話,姚思賢自是一一認真應下。

    將孟靜嫻送進花轎,姚思賢利落上馬,吹吹打打,熱熱鬧鬧地帶著媳婦兒回去拜堂。

    宋家人都已去姚家赴宴了,宋思明和孟靜婉沒過去,在這邊陪著孟靜婉的兄嫂,也擺了一桌。

    “新娘子回來嘍!”

    鞭炮聲響,孩子們捂著耳朵笑著鬧著跑開,又跑回去,跟著一對兒新人到喜堂去。

    姚大江和宋氏坐在高堂的位置上,滿面喜色。

    喜歡湊熱鬧的林松屾充當了禮官,但他同時也喜歡搞事情開玩笑。

    于是,一拜天地很正常,二拜高堂也很正常,到了夫妻對拜的時候,姚思賢和孟靜嫻相對跪下,等著叩拜,結果林松屾故意拖長尾音,就四個字,在那兒跟唱歌似的,說完“夫妻”,拖著不說“對拜”,把一對兒新人搞得,頭都垂下去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林放哭笑不得,踹了林松屾一腳:“你這臭小子!別鬧了!”

    老爹放話,林松屾快速地說了一句“夫妻對拜”,姚思賢聽到孟靜嫻松了一口氣的聲音,當下有點想笑。

    禮成,姚思賢把孟靜嫻打橫抱起來,帶她入洞房。

    林松屾這個孩子王,帶著一幫孩子跟在后面,吆喝著要去鬧洞房。

    姚思賢回頭,看向林松賢,林松屾對他“求饒”的眼神視而不見。

    不過武誠很仗義,沖上來攔著,把孩子們都給帶走了,林松屾一個人當然不可能去鬧兄弟洞房,于是也走了。

    姚思賢這下松了一口氣,到新房之后,讓孟靜嫻坐好,他拿了桿秤,挑落紅蓋頭,四目相對,孟靜嫻羞紅了臉,姚思賢笑意加深。

    喝了合巹酒,孟靜嫻讓姚思賢出去陪客人敬酒,別失禮了。

    姚思賢在孟靜嫻身旁坐下,握住她的手說:“爹娘一早就說了,今日沒有外人,讓我不必去陪,只陪著你就好?!?br />
    孟靜嫻心中甜蜜,姚思賢又起身,過一會兒回來,端了一碗香甜軟糯的粥來:“你定是起得早,這會兒餓了吧?先吃一些墊墊肚子?!?br />
    孟靜嫻確實餓了,對姚思賢的貼心很喜歡,這粥她也很喜歡,吃了一些。

    吃飽了,自然就到了行周公之禮的環節,此處省略n多字……

    雖然姚思賢沒出來敬酒,不過沒人在意這個,又是一場大型的親友聚會,熱熱鬧鬧的,到了下晌才散。

    翌日孟靜嫻惦記著要敬茶,早早地就起來了,跟姚思賢一塊兒過來的時候,宋氏才做好早飯,其他人都沒有過來。

    “先吃飯,晚點兒等人齊了,咱們再敬茶?!彼问闲χf。

    姚思賢和孟靜嫻在主院陪著姚大江和宋氏吃飯,氣氛溫馨,比孟靜嫻在自己娘家的時候都更輕松自在些。

    等到秦玥下朝從宮里回來,全家人都到齊,姚思賢才帶著孟靜嫻給姚大江和宋氏敬茶,又跟兄弟姐妹見禮,正式改口。

    宋氏給孟靜嫻準備的禮物是一支她讓姚瑤設計,找了京城最好的玉器師傅定做的步搖,貴重又清雅,很配孟靜嫻的氣質,她很喜歡。

    孟靜嫻親手給姚大江和宋氏做了衣服鞋子,給家里的小孩子都精心準備了見面禮。

    成親三日,姚思賢都在家中陪著孟靜嫻,一塊兒看書寫字彈琴,小夫妻倆感情好得蜜里調油。

    三朝回門,去了京城的孟府,宋思明和孟靜婉也過去了。

    孟靜嫻的兄嫂見她臉色就知道過得很不錯,也沒什么好擔心的,第二日就啟程回清源縣去了。

    :。: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大乐透8十3复式多少钱 策略宝 东方6+1开奖官网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云南11选5预测 吉林快三微信号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记录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2019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