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367章 阿西(第二更)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阿西,這下怎么辦?!?br />
    樸飄樂也嚇得癱倒在沙灘上,整個人如同竹節蟲似的害怕蠕動。

    沙灘都被他蠕動出大坑。

    真的是龍,絕對是海龍,作為島國人的鄰居,樸飄樂經??磵u國發生的超自然新聞。

    琵琶湖龍王他當然知道,但也知道那條后來被官方認定為水怪的東西已經被殺死。

    所以說……其實自己眼前出現的東西才是貨真價實的龍王?!

    “叔,你別亂動,當心被發現了?!?br />
    “我有數?!?br />
    看著趴在自己旁邊的小鬼,樸飄樂焦急抻著脖子緊盯著進食的龍,死死用手掌攥著沙子。

    “跑吧,我數一二三咱們一起跑?!?br />
    樸飄樂能想出來的活命方式就是逃,一大一小快速跑開。

    不然還能等著海龍回過神來把自己兩個人吃掉?別說,就自己兩個人的體積,還真的能完美填飽海龍的肚子。

    而且小鬼絕對跑不過自己,就算引起了龍的注意,也是先一口吃了這小鬼。

    “不行啊叔,你沒看見這龍能控制水流嗎,要是我們跑開的時候被這頭龍用法術襲擊,一定會死的?!?br />
    “阿西吧?!?br />
    明明是個小鬼,但樸飄樂覺得這小鬼好像比自己更冷靜,大腦思考回路更加清晰。

    真逃跑了,自己能否活下去還不一定呢。

    這下兩人都不敢亂動了,樸飄樂苦澀的趴在沙灘上,剛才自己就不應該大發善心的跑過來,這下把自己套牢在這里了。

    自己才二十八歲,連女人都沒有,要是真這么死了,老樸家一脈單傳就絕后了。

    “嘩啦?!?br />
    海浪幾次拍打在身上,兩人別說挪窩了,連動彈都不敢動彈一下。

    索性樸飄樂的噸位足夠才沒有和小鬼一起被退潮拉倒海中。

    靜謐死亡的對峙中,海龍似乎并沒有看到他們兩人。

    月光下,海龍進食了十幾分鐘后才緩緩停止,絕妙的進食效率,海灘上聞不到血腥味,海水中也看不見絲毫血色。

    這海龍的餐桌禮儀非常不錯,恐怕就是把他們兩個人吃下去的時候也會如此。

    吃飽喝足的海龍挪動了身子,似乎馬上就要離開。

    “不行,馬上就要走了?!?br />
    看著海龍即將離開,樸飄樂的心臟猛一顫,太陽穴青筋炸起。

    雖然害怕的很,雖然這海龍離開后自己的安全就得到了保障,可要是就這么讓海龍離開……自己的這番奇遇不是白費了?

    不能浪費這個機會。

    想著想著,樸飄樂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掏手機的動作是如此緩慢小心謹慎,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手背上每根汗毛的飄動。

    “叮?!?br />
    把屏幕亮度調到最低,在月光的輔助下鏡頭能拍攝到海龍的完整畫面。

    雖說是個社會混子,可樸飄樂的手機基本維持一年一換,攝像鏡頭絕對清晰。

    打開攝像模式,樸飄樂死死的將身子埋進沙坑中。

    “動了……”

    只見猙獰的海龍搖擺著身子,猛地扎進了海洋中,這片村子后面的沙灘重新恢復了寧靜。

    但一大一小還是足足又小心等待了一個鐘頭才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謝了,大叔?!?br />
    小鬼哆嗦著嘴唇,大晚上窩在沙灘上被海浪沖刷對孩子來說是很考驗體質的事情。

    “謝什么?!睒泔h樂還沒有從恐懼中回過神,他的雙腿不停打顫,不知是被嚇得還是長時間窩著導致腿腳麻痹。

    今天差點就交代在這里了。

    要完,耽羅島都出現怪物了,這破島不不能待下去了啊。

    海中孤島,要發生了什么,逃都沒有地方逃。

    一大一小不敢再在海邊停留。

    “那大叔,今晚真是多謝了,再見?!?br />
    這小鬼的口音不是耽羅島人,再看看身上穿著體面光鮮,應該是外地來的游客。

    再見就是再也不見的意思。

    鬼使神差的,樸飄樂兀地叫住了孩子:“小鬼?!?br />
    “大叔,有什么事情嗎?”

    “今晚的事情不要說出去,懂嗎?”說著,樸飄樂故意露出了兇狠的面容,配上寸頭自帶痞子氣息,“敢說出去的話,當心海龍晚上去找你!”

    這個秘密只能他自己享有。

    “!”

    與小鬼分開回到家后,樸飄樂都表現的十分沉默。

    他都不清楚自己是怎樣入睡,又是怎樣等到了第二天的太陽。

    但不管是在餐桌上吃飯,還是一路小跑去上班,樸飄樂都緊緊攥著手機,整個人的魂兒都像是被手機吸走了。

    “拍到了,但下一步應該怎么辦呢?!?br />
    望著哨塔外的藍天白云,樸飄樂心里波濤翻滾。

    島國那邊據說有一名記者潛逃在歐羅巴,日子過得很是滋潤,金錢大把,還帶著兒子一起,靠的不就是拍攝到了黑天使,但……情況好像不同啊。

    “犯愁啊,這資源無法利用起來……”

    “樸飄樂,樸飄樂,樸飄樂??!”

    “樸飄樂?。?!”

    坐在哨塔上怔怔出神,直到被人用小石子砸了一下后樸飄樂才回過神。

    “阿西,疼死了?!?br />
    海灘上就是有這種熊孩子,沒事喜歡用小石頭去扔他這名安全員。

    要是被他逮住了,指定沒這孩子……

    “是哪個臭……”

    臭罵著向下看去,樸飄樂立馬嚇得縮著脖子。

    哨塔下站著的是上司和……官府的人員?

    大上司、小上司,每個人都鐵青著臉,尤其是小上司,恨不能直接當場生吃了他。

    說是小上司,其實就是這一長片沙灘的組長,人模狗樣,裝腔作勢,工資卻不比他們這些人多出多少,完全失敗的中年人。

    “你們這個安全員培訓的不到位啊,要是海灘上真的發生了什么突發事件,就指望他?指望這樣一個家伙?”

    說著,這位官府人員毫不客氣的用手指指著樸飄樂的鼻子。

    “是,是,會加強培訓,會注意的?!?br />
    哪怕被指著鼻子訓斥,樸飄樂也說不出什么,只能怯懦的跟著點頭。

    這件事本就是他錯了,被人借題發揮也說不出什么。

    南早羊的內卷化比島國更甚,換而言之,職場關系更加嚴格。

    哪怕只是不起眼的安全員工作,也在恐怖的職場圈子中。

    大上司、小上司隨著官府人員離去前,還不忘狠狠的瞪了樸飄樂一眼。

    只這一眼,就讓樸飄樂如墜冰窟。

    完蛋了。

    工作絕對保不住了。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青海快三今日遗漏号码 北京快乐8总和大小有多少注 富盈投资 福建快三平台 赛车pk10官网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 排列五和尾振幅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网p62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