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別叫我歌神 > 第748章:再請一次?。ㄔ鲁跚笤缕保?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那邊,谷小白和付文耀嘻嘻哈哈,一起拎著行李進了賓館。

    安排好房間,付中梁終于找到機會問付文耀,道:“我什么時候有白頭發了?”

    說著,撫了一下自己烏黑靚麗的大背頭。

    付文耀:“?????”

    過了半晌,他恍然大悟:“哦,你聽了我的歌!”

    “嗯,我聽了,《他說》?!?br />
    房間里的氣氛變了。

    付中梁看著付文耀,付文耀也看著付中梁。

    走廊里,其他人的聲音,似乎變得非常遠。

    如果有攝像機在這里拍攝的話,一定會使用推拉變焦,也就是所謂的希區柯克鏡頭。

    父子兩個人站在原地不變,通過后退和拉近鏡頭,景深的變化,讓父子倆的距離,像是在不斷靠近,靠近……

    這又是父子倆人非常難得的交心時刻。

    一對父子,特別是成年之后,又有多少時間如此交心的?

    付中梁慢慢伸出了手,準備擁抱自己的兒子,心想,如果你想要抱著我哭一場的話,就來吧,我不會笑話你的。

    兒子再大,在父親面前,也只是一個孩子。

    然后……付文耀一臉嫌棄地躲開了。

    “誰說那是你了?我小時候你天天在外面跑,那是在說我大伯!”付文耀傲嬌抬頭:“哼!”

    付中梁:“……”

    信不信我打死你這個孩子!

    我當初怎么沒把你丟溝里?。?!

    氣死我了?。?!

    虧我那么感動!

    我剛才的那些淚,都是流給了狗了!

    付文耀跑到了門口,突然轉頭:“我剛上大學那一年,有一次國慶回家,你就在洗手間里偷偷染發,我在大伯那里聞到過染發劑的味道!”

    付中梁:“……”

    這個混小子!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頭發,輕輕嘆了口氣。

    是的,之前的十多年,他不是在飛機上,就是在去洽談業務的路上,就算是在賓館里的時間都少,更別說回家了。

    那段時間,他的頭發確實白的厲害,兩鬢早早就已經染上了白霜。

    天知道,那時候他才剛剛40歲。

    那段時間,他頻繁投資失敗,集團的業務也陷入了困局,萬事求變,勞心勞力。

    好在,去年開始,什么事情都順了,特別是付文耀特別有出息,更是讓他想起來心情就好。

    現在付函那孩子回來了,小耀也越來越出息了,是不是會白發轉黑了呢?

    哼,我還年輕!

    走在街上,別人還以為我是你哥哥呢!

    付中梁驕傲地想。

    ……

    當著大眾的偶像,寫著小眾的音樂,卻又唱出了大眾的歌,是一種什么體驗?

    現在的付文耀,就是這種狀態。

    絕大部分的人,聽付文耀的歌,是因為他的人氣,他和谷小白的關系,他為谷小白發聲的傳聞,甚至是他投資的能力,并不是因為他的歌。

    但有時候,人火不火,和他的音樂風格沒有關系。

    能不能傳唱也沒有關系。

    付文耀畢竟也是目前的頂流之一,雖然是倉促發歌,連個宣傳都沒有,但是在發歌幾個小時之后,《別來定義我》這首歌,就已經爬上了排行榜榜首。

    現在,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這首歌,所有人都知道,付文耀為谷小白發聲了,很多人都會來搜索一下這首歌,然后聽聽。

    嚴格來說,這里只有一小半是付文耀的人氣,大部分還是來自谷小白的人氣。

    但是在發歌一天之后,排行榜上榜首的,就變成了《他說》。

    金屬搖滾,在國內的受眾其實并不多,畢竟這種音樂太重,太黑暗,太重口了。

    對一些接受能力低,被長年累月的成人抒情歌曲完全洗腦,審美和接受度都非常差,連稍微激烈點,刺激點的音樂,都會評價說“鬼哭狼嚎”的人來說,這才是真正的鬼哭狼嚎。

    但是有些感情卻是共通的。

    譬如父愛。

    父愛如山,它不像母愛一樣,總是在你的身邊包裹著你。

    但是當你抬起頭,它就在那里。

    它冷峻而威嚴,需要你去攀登,才能看到它的真面目。

    它看似遙遠,怎么走都似乎在天邊。

    但正是它撐起了那片天空。

    很多人是因為《別來定義我》進來的,聽了一遍,覺得不喜歡。

    切了下歌,就聽到了這首《他說》。

    然后,愛了。

    網絡上,對付文耀的溢美之詞無窮無盡。

    “無數矛盾的元素結合,卻唱出了直入人心的父愛,音樂才子付文耀,重新定義了中國的金屬搖滾?!?br />
    “引領中國硬搖滾新風向,音樂才子付文耀一首歌唱哭千萬人?!?br />
    “中國風+搖滾樂+極端嗓+呼麥,還有什么不可能?!?br />
    這首歌確實是各種矛盾的元素集合體。

    極端嗓、呼麥、中式編曲、鐘鼓之琴、平淡卻溫馨的歌詞,克制又含蓄的父愛,以及情感宣泄的副歌。

    各種各樣的元素集合在一起,真的很難駕馭。

    但付文耀做到了。

    或者說,是付文耀和風和一起做到了。

    事實證明,難怪付家兄弟總是喜歡壓榨風和,風和和付家兄弟在一起的時候,確實是會擦出靈感的火花。

    音樂界,對這張專輯的評價也非常好。

    有人說,今年風和這個制作人,恐怕會拿獎拿到手軟了。

    《少年·306》是極致的流行,與流行樂的再升華。

    《bad boy》則是金屬樂與流行的另一種探討,這在華語樂壇也是非常少見的。

    而因為谷小白的緣故,這首歌在東南亞,也開始慢慢爬上了排行榜。

    可以預見,這首歌或許會拿到口碑、獎項、商業的三豐收!

    不過,付文耀的發聲,并沒有完全平息網絡上的各種爭論。

    關于谷小白到底會不會DJ,懂不懂電音的討論,依然甚囂塵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網絡上又有一個消息傳出來:

    “主辦方再次邀請谷小白參加DWP!”

    一場臺風“白鯨”,讓DWP一度決定推遲時間,甚至已經開啟了退票的通道。

    DWP之所以在全世界內都非常受歡迎,是因為DWP是“最具性價比”的電音節。

    一兩千塊錢買張門票,就可以high兩天一夜,其實比許多其他的旅游項目還要便宜。

    但是上次退票之后重新開啟購票之后,DWP發現,因為時間太緊了,有很多票還沒賣出去!之前退票的那些顧客,很多已經安排了其他的行程,壓根就來不了。

    而且白鯨還在太平洋上浪呢,現在還沒完全消失,依然影響許多航班。

    那怎么辦?

    誰的人氣,能夠拯救這次的電音節,吸引更多的本地顧客,賣出更多月票?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一分彩计划在线计划 幸运赛车开奖网 在线股票配资黑马配资网 吉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11选5玩法规则 一分快三是怎么观察走势的 广西体彩十一选5 大赢家配资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极速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