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馭龍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十口棺槨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這個時候的李二兒,還在拼命的抵擋這呀眼前來勢兇猛的毛茸茸的大蝙蝠。狼妖西歐到李二兒身邊一頓揮起他的狼爪,將那些蝙蝠都抓落在地。李二兒看了一眼狼妖的爪子,

    “你這是狼的爪子??!”

    “俺是狼妖自然是狼爪了?!?br />
    “什、什么,你說你是什么?”

    “俺是狼妖!”

    “我的天那,我這不是與狼共舞嗎,這說出去誰能信呢?”

    “行了,都什么時候了,繼續朝前面走吧,別說那些沒用的了?!毙谡f道。

    這回李二兒看了看玄磊,

    “我看啊,這里邊數我是最弱不經風的了,你們都不是一般人,我是不走在前面了,你們是誰愛在前面誰走前面吧?”

    “我走前面,錦兒在我后頭!”玄磊回道。

    我們又繼續的朝著前面走,大概走了幾分鐘的樣子吧,這穴里是彎彎曲曲的,我都已經被繞迷糊了。忽然我們似乎出了這狹長的隧道。眼前好像就是在地面上一樣,有樹木花草,還有小山,上山還有水流。滿地的落葉,堆積的很厚實,查不多都要到膝蓋了。也難怪這里常年沒有人來,自然也沒有人打理了。

    不過讓我想不到的是這里怎么會有這些呢?這是墓穴里面啊,難道都是人為的??墒沁@里的環境根本就不適合動植物存活呀,它們是靠什么活下來的呢,還有那些蝙蝠和甲蓋蟲,戶應該是夏天才有的嗎?此時的我滿腦袋問號,被玄磊牽著手一路又繼續的朝前面走著。

    “前面,在往前面走,里面都是石壁,師父當年就是喪命下吧里面的?!崩疃钢邦^說道。

    玄磊轉頭看了我一眼,

    “前面會更加兇險,但是一切謎題將會在前面的石洞里解開,能否找到敖潤進去便知!”

    我沖著玄磊點了點頭,

    “嗯!”

    我們走到石洞的門口,里面漆黑一團,剛進去就有一陣一陣涼意朝臉上撲來。

    “點著火把?”玄磊說道。

    我趕忙將手里的火把點著了,隨后狼妖和李二也燃著了火把。

    借著火把的火光,我朝著里面看去,這里才有一些墓穴該有的氣氛。我們的眼前是道石門,

    “旁邊的那個石頭雕塑就是打開石門的玄關?!?br />
    玄磊快速的扭動了兩下旁邊一個好像是個男人模樣手掌大小的雕塑。

    “哎.........”

    沒想到石門只開了個小縫,我的天吶,沒有甲蟲也更沒有僵尸體,是一股著惡臭的濃煙從門縫里面冒了出來。

    “你們誰放屁了嗎,怎么這么臭啊,熏死俺了?”狼妖問道。

    “別廢話,這煙友毒,趕快捂住上口鼻!”玄磊說道。

    我們幾個迅速的將鼻子捂了起來,只見石壁的門里面伸出一條胳膊,

    我捂著鼻子看向玄磊,

    “這里面有活人?”

    “不可能,一定是幻覺,不要管他,當煙霧消散了,我們在打開石門!”

    玄磊的話音剛落,石門便自己開了,我扇了扇眼前的煙霧,竟然是敖潤,他笑意盈盈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時的我已經崩提多開心了,大步跑上到了敖潤的跟前,

    “敖潤,我終于找到你了?”

    敖潤低頭對我笑了笑,

    “我也終于又看到你了!”

    他拉過了我的手,我們一起走進了石門內,

    “錦兒,那不是敖潤,趕快回來?”

    我轉回頭,石門在慢慢的向下落,外面向下雨一樣的弓弩之箭,朝著玄磊和狼妖他們掃射過去。

    “玄磊.........”

    我眼前的敖潤拉住了我,

    “你是要我還是要他們,你要是出去這個門就別在想看到我了?”

    “不,你不是敖潤,敖潤不會是這樣的?!?br />
    我趴在地上,腳下鄧著地,竄了出去,站了起來看向玄磊,

    “你怎么樣沒事吧?”

    玄磊眼淚含在眼眶,

    “我沒事,快躲開?”是一支箭朝著我胸前直穿過來,玄磊立馬面朝著我,擋在了我身前,那支利箭就穩穩的叉進了玄磊的后背,

    “玄磊,你怎么樣了?”

    “我、我沒事!”

    眼見又是一排利箭又沖著玄磊而來,我手里幻出長韌,一箭攔住了飛射過來的那些箭。

    這個時候在沒有利箭飛出了,我扶著玄磊坐在地上,

    “你坐好,我幫你把箭拔出來?”我問道。

    “別了,箭上有毒!”

    “見血封喉的毒我都中過,我會怕這些?”

    我手握住箭桿,

    “玄磊你忍一下?”

    玄磊滿臉的汗水點了下頭,我用力將玄磊背上的箭拔了出來,上面還勾著玄磊背上的一小塊肉。

    “你怎么這么傻呢,我什么用身體幫我擋箭?”

    “你知道的!”玄磊回道。

    “別說話了,我把傷口給你包扎一下!”我說道。

    我又看了看李二,

    “你的包里有酒精和繃帶嗎?”

    “有倒是有,不過已經過期了,好些年前的了?!?br />
    “行啊,趕快拿來,死馬當活馬醫吧!”

    李二蹲下身拿下了他的背包,把里面得半瓶酒精和一卷繃帶扔給了我。

    我用手里的劍,截斷了一塊繃帶,倒了下酒精,將玄磊的外衣脫了,給他清理了一下傷口,然后給他包扎了一下。

    還好,傷口處并沒有發黑,那就代表著沒有中毒的跡象。

    我看了看玄磊,

    “你覺得怎么樣?”

    “舒坦,前所未有的舒坦!”

    “你怎么那么沒正經的呢,擔心死我了,你還騙我說那箭上有毒?”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那么關心我呢,不管怎樣,至少知道了你心里還是有我的那就夠了,就算是有毒的話,那我也死而無憾了!”

    玄磊將自己的外衣穿了起來,而后看了看我,你知道剛才自己在干什么嗎?

    “剛才?”

    “是??!”

    “剛才你沒看見嗎,是敖潤??!”

    玄磊搖了搖頭,狼妖接著說道,

    “俺門差點都死在你手里!”

    “你們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明白?”我問道。

    “你自己拼命的將石門抬了起來,吧力氣大的跟個牛似的,然后進到了里面,笑著扭動了里面的機關,還說今天就要送俺們上西天!”

    “你撒謊,我怎么會那么做呢,我明明是看到了敖潤,他拉著我進了石門里面,我轉頭看見你們被箭流襲擊,我便放開了敖潤,自己跑了出來!”

    “行,你不相信俺說的話,那李二呢,李二你告訴她!”

    李二看了看玄磊,又看了看我,

    “我就說這土坑邪門兒,你們便

    偏不信邪,現在怎么樣了,我看你是鬼附身了,剛才你那么大的力氣,連個男人都不可能把那石門抬起來,中邪了,一定是中邪了。不行我要出去,這里太可怕了,我要出去?!?br />
    沒想到李二一個半大老爺們兒,竟然被嚇成了這樣,我也不知道自己剛才做過什么了啊,這能怨我嗎?

    我走到李二跟前,

    “李........”

    “你別過來,別過來別過來!”

    看來這李二是真的被嚇壞了,我轉頭看了一眼玄磊,

    “不如就讓李二他回去吧,反正我們已經找到這里了,看他得樣子也是不能在受什么刺激了?”

    玄磊沖著我點了點頭,看向了李二,

    “既然這樣,那你就先回去吧!”

    “謝了!那地上這包你們就留著吧,也許能用的著!”

    說完他轉頭大步往外面跑,李二走后,玄磊將手伸給了我,

    “來拉我起來?”

    我將手遞給了玄磊,將他拉了起來,玄磊拍了拍褲子上的土,而后看了看我,

    “剛才的那陣煙,是有毒的,嚴重了可以要了人的命,輕的就會讓人產生短暫的幻覺,不用怕,剛才只是你的幻覺而已!”

    我沖著玄磊點了下頭,不經意間看到這兩邊的石壁之上也有一些符文,我是看不懂的,

    “玄磊,你看這些是什呢?”

    玄磊拿起火把走到跟前摸了摸,

    “這是更古時候的文字,似乎是一種咒語?!?br />
    玄磊往那些咒語的旁邊看了看,竟然是一個男人追著太陽跑,

    “難道這是夸父追日?”我問道。

    “聰明!”玄磊笑著回道。

    在往一邊看竟然是一個男人坐在一條龍的身上看下了另一個男人的頭顱,

    “這是應龍和黃帝砍下了刑天的頭顱!”我說道。

    玄磊只是淡掃了我一眼,然后低聲回道,

    “看來這個墓穴之中的確實是一位神明的仙身!”

    “是誰呀!”一邊一直傻呆呆看著沒有說話的狼妖問道。

    玄磊沒有回道,走道了石門跟前手放在先前的那個石頭雕塑上面,然后轉頭看了看我,

    “如果敖潤真的在這里的話,我們來了這么久了,怎么他一點聲響都沒有呢?”

    “也許是他睡著了吧!”狼妖回道。

    此時我思緒像亂麻一樣,我只是想快點見到敖潤,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

    我看了看玄磊,

    “你的意思是......?”

    “我的直覺告訴我,敖潤真的不在這里,但我看過石壁上的畫以后,我的理智告訴我他在這里?!?br />
    “玄磊你就別賣關子了,我都快急死了,腦筋急轉彎嗎,我現在大腦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玄磊輕輕搬動了那石頭雕塑,石們刷的一下開了。

    另我沒想到的是里面齊排排的擺放著十口棺槨。

    而除了這些棺槨之外,在無旁物。

    我左右看了看,

    “姚姬那賤人騙我,我的敖潤呢?敖潤我是錦瑟啊你快出來??!”

    玄磊扶住了我,

    “別喊了,他不在這里!”

    “姚姬那賤人騙我,等我出去后一定將她五馬分尸!”

    “她也沒有騙你?!?br />
    我擦了擦臉上剛流下來還有熱乎氣的眼淚,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懂???”

    “打開棺槨看看就知道了?!?br />
    “你是說敖潤已經死了,他就在棺槨里?”

    玄磊沒有說話,走到了眼前的一個棺材邊,從李二留下的包里拿了一把扁鏟,將棺材蓋撬開了。頓時一股白煙冒了出來,只見是只像牛肉干一樣干巴的手,也不知道是手還是爪子,掐著玄磊的脖子,將玄磊拉進了棺材里。

    我跟狼妖趕快跑到跟前,想要救出玄磊,可是另我沒想到的是,這棺材里面竟然是空的。

    我將手伸了進去,

    “玄磊,你去了哪里,你在哪里呢?”

    狼妖也過去摸了摸棺材里面,

    “玄磊剛才說打開棺槨以后就知道了,現在他不在這里了,我們要不要把那些棺材都打開?”

    “對,打開,都打開!”

    狼妖還算是聽話,也沒有看玄磊不在,就打算打退堂鼓,他走到另一口棺材跟前,用扁鏟將棺材蓋撬開了,里面又是一陣煙霧升騰,

    “快躲開!”我喊道。

    狼妖還站在原地,也沒有被抓進棺材里去,走到跟前看了看,里面還是啥都沒有,不對呀,都一個棺材里面明明就有個手不手爪子不爪子的將玄磊給捉了進去,這是要跟我藏貓貓嗎?

    我沖著去棺材里面喊道,

    “王八蛋,你是誰,趕快給老娘滾出來,你給我出來?”

    我的話音剛落,這里突然像地震了一樣,十口棺材都搖晃起來。

    “繼續撬,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

    狼妖拿著扁鏟,先后又撬五口棺材,里面還是空空的。

    狼妖看了看我,

    “都是空的,好要不要繼續?”

    “撬,繼續撬!”

    狼妖撬開了這第八口棺材,里面一樣還是煙霧繚繞,

    “你小心一點,往后面站一站?”

    “哦?”狼妖轉過頭,朝我這邊走,突然,剛才伸出的那只干巴的像牛肉干一樣的爪子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狼妖,

    “快跑.........”

    “啥?”

    這狼妖也被抓了進去,我捂著嘴吧,顫抖著靠了回去,硬著頭破瞪圓了眼睛朝里面一瞧,毛都沒剩。

    怎么辦怎么辦,玄磊和狼妖都被捉了進去,還有兩個棺材,我若是不撬開的話,就等于放棄了玄磊和狼妖,可是我怕呀,那東西在暗處,我在明處,它能玩死我。

    不管了,我撿起地上的扁鏟,用勁了全身的力氣,撬開了第九口棺材,棺材蓋子被我推開那一瞬間,我傻眼了,里面是一棺材的蛇,通體血白的蛇,它們就朝我吐著蛇芯子,我媽呀一聲扔下扁鏟,抱著頭往外面跑,那些蛇跟打了雞血似的爭先恐后的爬了出來,是向著我爬了過來。

    吱——吱嘎嘎——

    哐當——

    竟然是那第十口棺材得棺材蓋,自己開了,落到地上發出來的聲音!

    啊——

    “都滾,別靠近我!”

    書客居閱讀網址: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