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重鎖金絲籠 > 第130章 臣子事48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因為神仙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所以做了違背神仙制訂的規矩的人都應該而且必然會遭到報應;由此反證,因為有人遭到了“報應”,可知他必定行為不端,對神仙多有冒犯;因為那個人冒犯神仙,所以禍及全家是完全應該的;隨后又回來,因為他禍及全家,所以他對神仙大不敬。

    這就是張孝的邏輯。

    自然,他沒有說得那么直白。但夭桃和夭夭討論總結后,一致認為他的話就是這樣的意思。

    夭桃:……

    槽多無口。

    一時間,夭桃居然想不透破解這套洗腦鏈的切入點。

    如果從根本上來說,自然是要否定“神仙”的存在。

    但這套理論并不適合這個時代,神仙的存在、冥冥中的因果是這個時代很多人賴以生存的精神支柱。譬如張孝,他如果真的徹底意識到神仙一說的虛假性,更可能的不是醒悟,而是直接崩潰。

    也許他壓根就不會信吧,畢竟這套洗腦鏈也完全適用另一個場景。

    ——“世界上沒有神?!?br />
    ——“你怎么證明?”

    ——“……”

    ——“因為你無法證明,所以世界上有神?!?br />
    想想就嚇人,這是從前她和夭夭犟嘴時的套路,夭桃壓根沒興趣和張孝辯論這個。

    只是就算夭桃閉了嘴,張孝也仍然沒有停下的意思。郭義被他煩的夠夠的,把車越趕越快。只是張孝還沒有被灌足一嘴灰,夭桃已經要被顛散架了。

    夭桃為了轉移注意力,跟夭夭沒話找話:“我現在懷疑,你以前不跟我說話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種心情?!?br />
    夭夭語重心長:“恭喜你,你終于體諒了我身為一個成年人的心情?!?br />
    “……行吧,你說是就是,我未成年,嗯,永遠未成年?!?br />
    “反正我不會奔三的,說什么也不會奔三的?!?br />
    “得了吧你。你是腦子長小了,年紀該怎么長還是怎么長……欸欸欸,怎么回事這牲口……?”

    夭桃懷疑她每到一個世界都要出車禍這是定律。就算這個世界連個像樣的車都沒有,該翻車還是要翻的。

    不知道為什么,牛忽然發狂掙扎起來。這種大型牲畜可不好拉住,還好這是耕牛,脾氣比較溫和。雖然最終也沒能拉住,它自己拉著板車跑遠了,好歹沒有傷到人。

    在夭桃看來是不明所以,這張孝看來可明白至極。

    一切歸于玄學就好。

    顯然,這是天神在提醒他們,前方有災星,不能去!

    郎君能成為郎君,自然是有福神保佑的。所以見災星的行為被阻止了,牛掀了車跑了,但沒有一個人受傷,牛沒有傷到人,車也沒有摔傷人!

    所以更證明那家確實有邪神降臨,決不能去!他張孝,是侯爺親自指來服侍小郎君的,有義務保護小郎君,一定不能允許郎君以身犯險!

    接下來,夭桃猝不及防地迎接了一份加強豪華版洗腦包。張孝講地語重心長,從頭到尾的意思都是不能去姜家。

    夭桃原本以為郭義是四個人里最堅持自己觀點的,沒想到平時最不起眼的張孝才是。

    或者也不能說是他自己的觀點,是別人給他灌輸了一通,而張孝出于不知名的理由,沒有絲毫質疑地全盤接受了,并且自發肩負起了向其他人傳揚這套理論的任務。

    本來張孝就很平庸了,又有這么致命的一個缺點,夭桃真的不太敢用他。

    現在就可以決定,如果真能被派出去做官,那她堅決不帶張孝。

    對于張孝的意見,夭桃已經確定自己辯不過他——夭桃也沒有在一路飛灰中吃土也要搞辯論的堅決態度——于是干脆打斷了他。

    “你會趕牛嗎?”

    “???”張孝明顯有點卡殼,“啊,小人……不大會。小人學過御馬,沒有學過趕牛。何況那牛已經替郎君擋了災,不該……”

    “沒事,那牛不知道怎么了,剛才那股勁頭,恐怕一個人也拉不住,得多個人去。你不會,那……”夭桃剛想說郭義會趕,一見郭義臉上的表情,又把這話咽了下去,“唐節剛才不是說小時候當過牧童,你倆一塊去把牛找回來,送回你們借牛的那家里。寧忠,給他倆拿點錢帶著,當是給那家人的謝禮?!?br />
    唐節接了錢,答應了便走。張孝雖然十分不情愿,卻抵不過唐節拉著他的力道。

    夭桃看著兩人朝牛跑的方向追了過去,總算松了一口氣。

    跟一路小跑著還要喋喋不休的張孝比起來,連鼻孔朝天的郭義都顯得可愛多了。

    原本,夭桃打算重新拿11路走著去,但寧忠已經打聽過張家和姜家的距離有多遠。向夭桃夸張地描述了一番后,寧忠成功打消了夭桃的念頭,又去借了一輛車。

    姜家在村莊的最西邊,和其他人家隔開了一段不短的距離。姜家的房屋顯然不是自己修的,而是一間不知道多少代以前的破屋,看起來從來沒有經過修整,破敗的很有特色。

    那座平地上隆起的草堆勉強可以看出是屋頂。屋頂上的草和地下的幾乎沒有分別,一樣的枯黃而長。就在那間屋前,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的人,頭發胡子也都和亂草十分相似。

    夭桃努力回想著成有德跟她講過的姜家人的情況。

    除去蹲大獄的一個,姜老爺子斷了兩條胳膊,姜貴武有兩個哥哥叫賭場的打折了胳膊腿,有一個哥哥有智力問題,還有一個沒嫁出去的姐姐和一個生了一臉黑記的妹妹。

    躺在草叢里曬太陽的,似乎是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其中一個頭發全白的老人能看出雙臂殘疾,另外兩個男人卻看不出有沒有缺了哪一部分,也看不出傻不傻。

    那個可能是姐姐的女人收拾的稍微整齊一點,能看見臉,只是她和姜貴武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一輩人。

    在張大家里的時候,夭桃已經覺得張家人的貧窮是她生平僅見。如今看到姜家人,這個記錄立馬被刷新了。

    更讓人感到不適的是,這家子彌漫著一股極度憋悶的沉沉死氣。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股票行情软件免费下载 安徽快3遗漏速查 七乐彩选号技巧及实例 深圳风采2011077 秒速赛车投注网站 东方财富网首页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幸运农场官网 内蒙古11选5开将结果 今天的35选7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