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天才要被氣跑了 > 第470章 人形變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梁雪被阿呆給忽悠住了。

    雖然他不知道梁雪經歷了什么,但他肯定知道,梁雪和那鄭先生有過節。

    “那個姓鄭的,他很壞對嗎?”阿呆側著臉,斜視的看著梁雪。

    “哥哥,你快告訴我那家伙在哪,我現在就要讓他知道我已經變強了,變得完全可以隨時干掉他!”

    聽到阿呆知道鄭纓的下落,涼血,無比興奮的原地蹦高。

    阿呆也突然變得冷靜了起來,臉色鐵青的雙手抓住梁雪的雙肩:“梁雪——我的傻弟弟??!你現在還不能干掉他,他現在對哥哥還有用處!”

    梁雪瞬間臉色大變,單手用力一推就把阿呆給推開了,他右手的木頭大手橫在胸前,惡狠狠地質問道:“你為什么要護著他?你是我的哥哥呀!你應該向著我!

    那個家伙總是欺負我,總是高高在上,總是比我強!

    可是…

    可是…可我就是很努力想要超越他呀,我已經可以超越他了,我要見到他!

    和他比試比試,看看到底是他厲害!還是我厲害!”

    說話間梁雪低下了頭。

    阿呆也漸漸的明白了,他們之間的芥蒂和牽絆,都是死對頭來的,或許不應該是相互抵命的敵人,而是攀比著不斷走向高峰的對手。

    鄭先生啊…你到底是怎么變成現在這樣聰明的,難道真的就是這個人,把你逼上了巔峰嗎?

    阿呆皺著眉頭,思來想去,他感覺眼前的這家伙著實有些可憐。

    梁雪!鄭纓!

    既然他能和鄭先生那樣的家伙成為對手,很有可能,他的聰明才智與其不相上下。

    只不過不明原因,他怎么就變成了一個精神病。

    來自地球的兩個厲害人物,在他們厄斯星球看來,是不可或缺的天才。

    但對于地球來說,也許不過是兩個比較聰明的人罷了。

    阿呆奔跑幾步上前,一手捂著胸口,一把抓住梁雪的手:“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要是想發泄就對哥哥動手吧,我不允許你那樣辱罵鄭先生!”

    梁雪激動的手一伸,抓住阿呆就把他舉了起來。

    “你說什么?你是我的哥哥,你不應該這樣!”

    俺的侄子嗚嗚有些喘不上氣來了,他的嘴角已經緩緩地流出血來,那大概是就剛才梁雪,給他那一拳,把他的身體打出了內傷。

    看到自己所謂的哥哥,口吐鮮血,梁雪睜大了眼睛,他慌亂地把阿呆丟在地上。

    阿呆被重重的一摔,已經再沒力氣爬起來了。

    梁雪就像是犯了病,發了瘋的,抱著腦袋摔倒在地,緊接著他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兒,又快速的爬了起來。

    整個過程中嘴中嘟嘟囔囔的說著什么。

    “不要過來……不是我!真不是我!積木大人,饒了我吧,求你放我走了吧,師父,師父,我再也不敢了,積木大人……”

    梁雪發瘋一般,朝著遠處跌跌撞撞的跑著。

    沒跑幾步,就彎下腰,仿佛要摔倒一樣。

    但他那奇怪的木頭右手,快速的撐一下地面,身體又彈了起來。

    等跑出去幾十米遠,在這夜空下,梁雪像一頭發瘋的豹子,直接四肢著地,一道煙朝著遠方跑沒了影。

    阿呆閉上雙眼,無奈而又覺得失望的握緊拳頭,捶著地面:“該死的,我為什么沒把他留下來呢?”

    梁雪跑了,阿呆無奈的想要爬起來,卻突然又摔了下去,只聽到胸口咔嚓一聲,阿呆瞬間感覺慌張起來。

    不好,應該是肋骨斷了??!

    阿呆心里這樣想著,于是趕緊翻了個身躺在地上。

    他翹著腦袋看一眼自己來的方向,那土坡高處的掙扎叢林邊緣,沒有極光部落的人發現自己。

    再看看梁雪離開的方向,這家伙已經跑沒了影子。

    阿呆呲牙咧嘴的皺起眉頭,額頭的皺紋又深了些。

    乎然他在地上摸了一塊小石子,捏在手中,然后就像看一塊寶石一樣的盯著這塊石子。

    “先生,我是真的不想背叛你??!”阿呆說完就用這石子在自己的額頭上,狠狠的劃了下去。

    “嗯……”阿呆低吟的忍著疼痛,那條額頭上的口子,劃開了十幾公分長,阿呆忍不住了,使勁把手中的石子扔的遠遠的。

    隨后他一頭埋在地上,悶哼的,張嘴咬著地面一口土。

    “呃啊——呃啊……”

    沉悶的聲音,在這黑夜里并沒有傳的太遠,阿呆也因此在幾秒鐘后爬了起來。

    他頭一歪,看著自己左手上長起的鱗片。

    又把頭扭向另一邊,看著右手,手背上是鱗片,手心里是磨砂的黑色火山石的表面紋理。

    他仔細端詳著,抬起了胳膊。

    突然他的臉也變了樣子,兩只耳朵尖尖的豎了起來,在耳尖高處,還豎起了一坨黑的須毛。

    阿呆的眼角開始慢慢拉長,他的瞳孔也變成了上下的豎條葉狀,那就像白天中貓的眼睛。

    很快他的瞳孔開始擴散放大,逐漸變成了一個圓,這樣一來,整個黑夜里他就看得恍如白晝了。

    隨著視野里的一切變得亮了,阿呆扭頭看向極光部落那邊。

    隔著一公里的距離,還有土坡和大片灌木叢的遮擋。

    但在他的視野中,完全清晰的看到一些紅色傳動的人影,那簡直就像是熱成像儀,在紅外線顯示器上的成像顯影。

    阿呆眉頭一皺,又看像梁雪逃跑的那邊。

    果然在他的事業中隔著遠處的土地,也能看到梁雪的背影,在一點一點變小。

    因為他正朝著遠處,瘋狂的奔跑著。

    而有一點很奇怪,梁雪的右手,那只木頭的大手。

    在熱成像的效果中,完全看不見!

    那就像是一個獨臂的年輕人,在暗夜里狂奔。

    阿呆抬起兩條胳膊,右手彎曲,左手伸直,做出了雙手瞄準前方的姿勢。

    然后在這雙手之間,他含胸低著頭的瞇起了眼睛。

    只見他一咧嘴,上顎和下顎,分別兩顆獠牙相互交錯,在一排潔白的牙齒之間。

    “你跑不了的!我的愚蠢‘弟弟’!”阿呆話音未落,就開始雙腳弓膝,一腿后撤。

    噌———

    腳下塵土飛揚,阿呆瞬間在此地消失了。

    梁雪一邊跑,一邊歇斯底里的說著之前那重復不斷的話。

    突然他感覺背后有一股冷風襲來,突然他的手開始有了反應。

    這種反應,完全不是涼血自己想要做出的。

    而是他的右手,那只巨大的,比常人的手大出了兩三倍的木頭手,突然像拆卸零件一樣從他的身上掉了下來。

    然后粉碎變成了像黃沙小米,一瞬間,網羅周遭,將梁雪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梁雪大驚失色。。

    他驚恐的喊著:“朝里扒大人,不要啊師父……”

    于是,頃刻間,梁雪整個人被木頭碎末包裹了起來,他變成了一堆木頭人。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湖北11选五遗漏前三直一定牛 股票配资在线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胆拖复式 腾讯分分彩免费全天精准计划 p62中奖号码查询 股票放量下跌洗盘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福彩3d开今天开机号和试机号查询 现场投票规则怎么写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