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小仙女有個紅包群 > 第308章 誰是誰爸爸(10)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寧舒打了一會,打累了。

    她重新爬到椅子上,看了一眼沈培安。

    “我餓了,吃飯,糖醋里脊,下午那會我就說了?!?br />
    沈培安一句也不敢反駁。

    灰溜溜地進廚房做飯。

    沈亮亮依然在八體投地,感覺脖子都要斷了。

    徐雪的臉火辣辣的,一臉不可置信。

    她的腿也已經僵住了。

    但是寧舒沒說讓她起來,她還真有點不敢動。

    萬一再挨打。

    不過話說起來,自己被打成了這樣,明天怎么見經理。

    沈培安連個屁都不敢放,一看就是知道了是什么事。

    特么的自己怎么嫁了這么個慫包?

    出了事都不告訴自己。

    徐雪心中的怒火剛被寧舒用大耳刮子打滅了。

    現在又對著沈培安升起了怒火。

    寧舒看著那娘倆,完全不想讓兩個人起來。

    起來干嘛呀?

    在這待著多好。

    讓他們也長長記性,省得自己一天三遍的動手。

    整天打打殺殺的,多不好。

    沈亮亮也不敢哭了。

    剛才沈秀秀打他媽那會,他都看在眼里呢。

    連他媽這么厲害的人都吃了癟,自己簡直不敢動。

    “秀秀,除了糖醋里脊還想吃什么?”

    沈培安從廚房伸出個頭來,小心翼翼地問。

    “我還想吃什么?我還想吃鮑魚粥,有嗎?”

    寧舒白了他一眼。

    沈培安賠著笑:“沒有沒有,你要是想吃的話,明天我去買去?!?br />
    寧舒十分大度的揮手。

    “不吃,你看著做吧,一葷一素就成?!?br />
    其實只要好好聽話,自己真的是個很好說話的人呢。

    徐雪很想起來,她的腿很疼。

    沈亮亮也很想起來,他的腰很疼。

    可是兩個人都不敢說話。

    于是,還能活動自如的沈培安就成了兩人的眼中釘。

    徐雪現在都醞釀好了,一會就去打沈培安解氣。

    可惜飯做好了,寧舒也沒說話。

    吃完飯了,寧舒還是沒有說話。

    寧舒消化了一會,這才慢悠悠的說道。

    “沈培安,還不快把你老婆兒子扶起來,坐在那干嘛呢?”

    小小的一個奶娃娃,坐在一把塑料椅子上,看著倒是有幾分……

    正宮皇后樣。

    徐雪看得心驚膽顫。

    腦子里看過的那兩本開始在腦子里轉悠。

    該不會哪一朝的皇后穿越過來了吧?

    不對,不像是皇后。

    皇后哪有這么能打人的?

    她一邊想著,一邊扶著沈培安的手起身。

    劈叉劈得太久了,起身的時候疼得她差點叫出來。

    結果被寧舒輕飄飄的一句“我這人最怕吵了”給堵了回去。

    沈亮亮也沒敢出聲。

    因為他還在投地呢。

    沈培安一臉心疼的把老婆扶起來,又去扶兒子。

    兩個人起身坐在地板上歇了一會,然后才拖著雙腿去吃飯。

    寧舒這幾天一直在調理著這副小身板。

    吃得比以前多了一點,也長了一點肉。

    那一點是可以忽略不計的那種。

    寧舒捏捏自己的小胳膊,是個小孩子就是這么的不方便。

    打人都不好動手。

    三個人就著寧舒吃剩下的簡單的吃了一點。

    因為多了一個人,剩下的菜完全不夠吃。

    于是沈培安又去拆了一包榨菜。

    徐雪看著那包榨菜,突然有了一個先前一直沒有的想法。

    離婚吧。

    離了婚,自己就是個瀟灑的單身女人。

    就不用遭受這么多的艱難了。

    也不用擔心有這么多的男人孩子拖自己的后腿。

    自己就可以去找無數優秀的男人。

    不管是哪一個,都比這自己家里的這個強。

    “徐雪,你是不是想離婚???”

    寧舒晃悠著小短腿,笑嘿嘿地說道。

    把菜留給老婆孩子,正在吃榨菜的沈培安的手哆嗦了一下。

    離婚?

    自己對她這么好,連她一頂一頂的給自己戴綠帽子都忍了。

    伺候著她吃她穿,伺候著這個家,她居然想跟自己離婚。

    “徐雪,你真的想跟我離婚?”

    沈培安扔了筷子,指著徐雪問道。

    徐雪“啪”地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桌子上。

    “吼什么吼,沈培安,你居然還敢跟我吼?”

    “你想死了是嗎?”

    沈亮亮在父母的爭吵之下,完全不受影響。

    他吃著飯,用饅頭蘸著糖醋里脊粘在盤子上的湯汁,恨不得給他爸媽拍手叫好。

    寧舒冷笑著看著這一切。

    德爾塔甩甩大尾巴:“真是活該?!?br />
    “寧舒,你這幾天把維生素片多吃一個,營養還是不良?!?br />
    “還有,這小身板的骨頭還是沒長好,軟塌塌的,多吃個鈣片?!?br />
    寧舒拿起桌子上沈培安給準備的兒童牛奶就回屋了。

    徐雪見這個不知道是誰的人挑起了事就不想管了,氣得想撕了她。

    可惜她不敢。

    她只敢把氣撒到沈培安身上。

    寧舒坐在床上,拿出來維生素和鈣片吃了。

    然后就在月光下聽著外面吵架。

    該讓這些人自己內部消耗一下戰斗力了。

    要不然整天吵吵鬧鬧的,頭疼。

    沈亮亮吃完飯,就笑瞇瞇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爸媽打架。

    沈培安在徐雪竭斯底里的怒罵中終于起了火氣。

    他伸手就把在他面前指著他罵他祖宗八代的徐雪推到了一邊。

    徐雪白色的紗裙一下子就沾到了菜湯里。

    “沈培安你有病吧,你居然敢打我?”

    “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里面那個不知道什么怪物我不敢招惹,你我還不敢嗎?”

    寧舒一聽,好好地吵架,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來了。

    還“外面那個怪物”?

    這話自己就不愛聽了。

    自己怎么了?怎么就怪物了?

    寧舒面無表情的出現在房間門口,一個冰刃就飛了出去,正好停在徐雪的面前。

    冰刃的尖帶著寒氣逼進了徐雪的眉心。

    徐雪當場就愣住了。

    然后,她“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緊跟著的,是那個冷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的冰刃。

    “我是什么怪物?”

    “說明白點,我不是沈秀秀嗎?”

    “你說你這樣的當媽的,連你自己的閨女都認不出來了?”

    徐雪喉嚨里發出了不明意義的幾個音節。

    她現在說不出來話了。

    裙子底下,腥臊的液體緩緩流出。

    “我活了這么久,就不喜歡人家叫我怪物?!?br />
    “還有,我這個人很低調的,要是我在外面感覺出來不對勁,你們三個,就等著我給你們的懲罰吧?!?br />
    ()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