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三生三世枕上書全集 > 正文 三生三世枕上書·終篇_第四卷 影中魂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八月初七,阿蘭若趕赴戰場。戰事初一拉開,不過六天,比翼鳥族已丟失大片土地,被迫退于思行河以南,八萬大軍損了三萬,五萬兵士與夜梟族十二萬雄兵隔河相望。

    一道道請兵支援的軍令加急送入王城,傾畫恍若未聞,按兵不動。前有雄兵,后無援手,軍中士氣低迷,未曾歇戰,已顯敗象。是夜,阿蘭若潛入軍帳,迷暈相里賀將他運出軍中,自己則穿上他的盔甲,坐鎮主帳。

    阿蘭若領著五萬疲兵,以半月陣依思行河之利,將夜梟族阻于河外。思行河中流血漂櫓,南岸上也是遍野橫尸,本是夏末時節,夜晚河畔涼風過,卻只聞腐尸與血腥。半月陣阻敵七日,迫使夜梟族折兵五萬,卻因糧草不足且久無援兵,耐不住夜梟族憑著人多之利輪番攻陣,終在第七日半夜被攻破一個缺口。

    天上長庚星亮起,夜梟族大王子喜不自勝,正欲領軍渡河。月光星輝之下,隔河瞭望,卻遙見對軍主將手中驀然化出一張一人高的鐵弓,三支無羽箭攜著凜冽風聲劃破夜空,無羽的長箭直直墜入河中央,化作三根巨大鐵柱,立于洶涌水面一字排開。

    招魂陣。

    長庚星被忽起的墨云纏得搖搖欲墜,一團金光忽從矗立于鐵弓旁的頎長身軀中兇猛掙開。破空的長鳴后,浮于半空的金光竟凝成一只巨大的比翼鳥,俯瞰著河濱兩岸威嚴盤旋,翅膀扇起的烈風將金戈鐵騎掃得人仰馬翻。鐵弓旁的身影卻一動未動,烈風吹落頭盔,現出一頭漆黑的長發,一張冷麗的臉。

    哀哀嘶鳴中,金色的比翼鳥棲伏于河中央的鐵柱之上,羽翼覆蓋大半河面,翅膀再次扇動,周身竟燃起火焰。

    烈焰熊熊燃燒,像是一場無終的業火,阻斷整個思行河,做成一道拒敵的天然屏障。焚風將對岸的樂音林吹得叮咚作響。樂音樹樹名的由來,原本便是因其樹枝樹葉隨風吹過而能奏出樂音。

    為阻敵于思行河外,阿蘭若使了招魂陣,燃盡了自己的靈魂。這便是她魂飛魄散的原因。這才是她魂飛魄散的原因。

    濃墨似的天幕,奔涌河流中滾滾業火,比翼鳥的哀鳴穿過樂音林,林中奏起奇妙的歌聲,仿佛哀悼一族公主之死。而渺渺長河上,那些小小的白色的樂音花卻不懼焚風,像一只只遷徙的幼鳥,穿過火焰漂散于河中,又似一場飛揚的輕雪,有一朵尤其執著,跋山涉水緩緩漂落于阿蘭若鬢邊,她抬手將它別入鬢發,手指在鬢角處輕撫后一停。那是沉曄給她別花后,慣做的一個動作。她愣了愣,良久,卻笑了一下。金色的比翼鳥最后一聲哀鳴,她撫著鬢邊白花,緩緩閉上了眼睛。大鳥在河中靜成一座雕塑,唯有火焰不熄,而長發的公主已靠著鐵弓,耗盡了生命,步入了永恒的虛無。大火三日未熄,熄滅之時,公主與鐵弓皆化為塵沙,消弭于滾滾長河。

    這便是阿蘭若的一生。

    鳳九卻始終無法明白,阿蘭若最后那個笑是在想著什么。

    從這段記憶中出來,面前竟又立著那面大雪鑄成的長鏡,鳳九伸手推開鏡面,驀地眼前一黑,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覺得,這下,自己總算是要真的暈過去了罷,早這么暈過去多好。

    第十五節

    01.

    公主府至高處乃波心亭,亭外遍植古木,棵棵皆是參天古韻的派頭,日光穿過林葉照進亭中,為一個小小山亭平添了一層古意。

    此時山亭中容了四個人,東華帝君與神官長沉曄兩兩相對,沉睡的鳳九被攬在帝君懷中,蘇陌葉站在一旁垂手而立。天時地利人和,平心論,其實是幅好圖景。

    然蘇陌葉蘇二皇子瞧著眼前陣仗,卻著實有些迷茫,因面前相對的二位皆是不動聲色之人,他雖長于察言觀色,但近日他被帝君折騰著打造法器,腦子累得有些不靈便,再則三日來發生的諸事仿佛連著的電閃,閃得他至今不能平靜。

    三日前是個黃道吉日,老天爺慈悲了一回,令他傳給帝君的第十二封急信起了效用,將帝君召回了歧南神宮。他催帝君著實催得吐血,好在帝君回來了,他就把這口血含了回去,指望著法器收尾后他能下山歇一歇。

    帝君要打件什么法器其實從未同他明說過,他本著做臣子的本分也不曾問起,只循著帝君說的一一照做罷了。待帝君回神宮為法器收尾,成相之時他才曉得,這竟是面鏡子,且是面不同尋常的鏡子——妙華鏡。

    九重天第七天垂掛的那面妙華鏡他聽聞過,說此鏡能再現三千大千世界數十億凡世的興衰更迭,但比翼鳥族所居的梵音谷亦是仙地并非凡世,妙華鏡理當照不出它的過往是非。他有些疑惑,既然并非這個功用,那帝君如此費心打這面鏡子來做什么。他思忖,總不至于是打給鳳九的梳妝鏡……又思忖,娘的這其實很有可能。

    所幸此番帝君并沒有離譜到這個境地,彼時鏡成,帝君隨意端詳了片刻,提筆隨手在紙上勾了個什么拋入鏡中,未幾,鏡中便浮現出一幕清晰的小景。

    鏡中景令他驀地晃神,正是兩百多年前解憂泉旁的蛇陣。凄風邪雨中,四尾磐石的巨蟒血紅著眼仰天長咝,滿含失子的傷痛。被他抱在懷中的小女孩伸長了手臂掙扎著要重回蛇陣,瞳色分明的眼中蓄出淚水,口中吐出咝咝的蛇語。他立在云頭,碧玉簫浮在半空,無人吹奏卻發出驅蛇的樂音。小女孩兀自在他懷中反抗,他原本可用法術禁錮,卻不知那一刻想著什么,竟只用了手上力氣將這個愛躲在石頭后聽他吹簫的小姑娘鎖在懷中。她無計可施,眼看眼淚就要掉下來,他撫著她的額頭輕聲道:“你很聰明,雖不會說話,但該聽得懂我在說什么,你不是一條蛇,是比翼鳥族的二公主。你是想要繼續當一條蛇,生在方寸之地,被你的同族視為異物,還是想要展翼翱翔天際?”眼淚凝在女孩眸中,良久,她咬著唇,像是忍受著什么巨大的痛苦,振翼聲起,肩背處一雙雪白的羽翼瞬然展開,她模仿著他的聲音:“……比翼……”他笑道:“好孩子,這是你第一次展翼?從此后,我就是你師父?!?br />
    比翼鳥或有單翼,或有雙翼,阿蘭若是只雙翼的比翼鳥。

    許多年前的情境在眼前重溫,他自是愣怔,帝君卻已泡好一壺茶,分了兩個瓷杯,隨口向他道:“這面鏡子我改了改,如此仙的前世今生也看得到了?!蓖钊A鏡,道,“造出此境的大約是沉曄,先看看他要做什么,再看看小白同阿蘭若有什么干系,你留下來同觀,后續若有什么事,方便代我打理?!?br />
    他一時竟忽略了帝君允他留在此處乃是指望他繼續為他做白工,腦子有一瞬的渾噩,語中帶顫道:“帝座是說,這面鏡子,可以看到阿蘭若的死因?”

    帝君莫名道:“這很稀奇?”

    他沉定情緒道:“我從不知世間還有能斷出神仙前世今生的法器,確然稀奇?!庇值?,“聽聞妙華鏡一次只能顯露事情的一面,請教帝座,此時顯露的這段過往,是否僅為沉曄所見的那一面?”

    帝君淡淡點了個頭,提壺倒茶間提醒他道:“手別碰到鏡框上,當心被鏡中人的思緒攪亂心神?!蹦魏芜@聲提醒提得忒悠然忒不緊不慢了些,他的手早已好奇地撫上鏡框,而剎那之間,一份沉得像山石的情緒,隨著那只與鏡框相連的手,直擊入他心底。像是轉瞬間親歷了一段人生。旁人的人生。沉曄的人生。

    陌少記得,若干年前,阿蘭若曾告訴他,她同沉曄第一次見面,是在沉曄一次滿十的生辰前幾日。彼時她剛出蛇陣不久,雖有他這個師父照料,偌大王宮里頭未免覺得孤單,瞧著誰都想去親近。

    那日她逛到花園中,從一棵老杏樹后瞧見前頭花叢里,沉曄領著橘諾嫦棣二人正玩猜百草的游戲。她這位表哥原本就長得俊,那日許是日光花影之故,瞧著更是清俊不凡,令她極愿親近。

    不幾日他的生辰,她覺得這是親近他的良機,她該去賀一賀。她想起那日他立在清雅花叢中的風姿,本想去花園中摘一捧做賀禮,不想此花花期短暫,業已開敗。她憑著記憶中花叢的模樣稚嫩地臨了張圖在紙上,滿心珍重地捧著它去舅舅府中為他賀生。生辰那日他不同在花園中穿著便裝,一身神官服顯出一種超出年紀的沉穩俊朗。他仍同橘諾嫦棣待在一處,只遠遠瞧了她一眼,便將淡漠目光移向別處。

    午后她在后院一個小水溝中尋到了自己送給他的畫,墨漬已浸得看不出原畫的行跡,她的小妹妹嫦棣站在水溝旁奚落她:“沉曄哥哥說你被蛇養大,啃腐殖草皮長大,臟得要命,他才不要你畫的畫……”

    彼時她同他講起這段往事,笑道,她同沉曄幼時只見過這么兩面,此后她再未生出親近沉曄之心,也再未去母家舅舅處做過客。她同沉曄,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緣分,她后來仍強求同沉曄的緣分,也不知強求得對還是錯。

    陌少以為,阿蘭若確是強求,且他深信她是因強求這段姻緣方種下灰飛的禍根。而沉曄對阿蘭若,他從不相信他對她竟會有什么情,如若有情,何以能眼睜睜看著她走向死地?退一萬步,他厭了她幾十年,同她處得好些也不過兩年,即便兩年種種能稱作情,也斷不能以深厚論之。至于阿蘭若死后他的所為,不過是一種失去方知珍惜的老生常談罷了。沉曄并不愛阿蘭若,若他愛著阿蘭若,這才是一個笑話。

    可老天爺就喜歡鬧笑話。妙華鏡中的情緒如洪水奔涌,陌少的臉色漸漸發白。帝君喝著茶問他:“還受得住嗎?”他臉色難看地笑了一笑:“望帝座指教,受得住待如何,受不住又待如何?”帝座的指教言簡意賅:“都受著?!?br />
    世說神官長冷淡寡言,思緒難測,上君的圣意還可揣摩揣摩,神官長的即便揣摩了卻也是個白揣摩。而此時這位難揣摩的神官長的思緒,就直白地攤在陌少的眼前。

    他看得那么清晰,就像他就是他。

    02.

    沉曄降生并不太平。他母親懷著他時被接去神宮待產,但他降生這一日,天上卻并未現出什么異相,且生下他竟是個極虛弱的小孩子,連啼哭都不會。時任的神官長息澤不在宮中,幾個不大心善的神官嘟囔著要將他母子二人逐出神宮,到神宮消暑的上君相里殷正好路過,懷著一把善心將他同他母親留了下來。

    眼看著他呼吸漸弱,相里殷割腕放血,用半碗腕血救了他一條性命。他第一聲啼哭落地時正值當午,原本只矗著一個明晃晃日頭的東天,卻陡然爬上一輪圓月,一時天地間日月齊輝,相里殷大笑:“這不正是我族的小神官長,既然天降的異象是光照傾城,不如起名一個曄字?!彼感?,受相里殷封賜,便有了一個名字,叫作沉曄。

    上君相里殷做主了他母親的婚事,將她許給了自己的大舅子,她母親便搬出神宮去了夫家,而他在周歲時受封繼任神官長,被尊養在歧南神宮,跟著時任的神官長息澤學一個神官長該有的本事。

    時光匆匆,山下的宮變發生時,他不過五歲。息澤神君邊吃綠豆糕邊告誡他,歧南神宮雖履的是個監察之職,但若非因上君失德以致生靈涂炭,旁的事都不在神宮監察之列。宮變這等事,他們爭他們的,咱們有興趣就去瞧個熱鬧,沒興趣就將宮門關嚴實了,喝個茶水吃個糕。

    他們關著宮門吃了好幾天綠豆糕,外頭傳來消息說新君即位,且娶了前任上君相里殷的王后傾畫做貴夫人,王宮的禮官來請神官長的祝禱。息澤借口綠豆糕吃撐了,不便出行,指派幾個隨從抬著五歲的他去了趟王宮。他第一次主持祝禱禮,僅有五歲,竟沒有出什么差錯。息澤十分滿意,此后益發懶洋洋,宮中有什么用得著神官長的地方,一應差遣他去頂缸。每一次頂缸,他都頂得挺出色,簡直令息澤愛不釋手。

    他母親嫁了傾畫的哥哥,傾畫便是他的姑母。不久傾畫生了橘諾,因他常去宮中,便時常將橘諾拿給他照看。十歲那年,因入山修行之故,整整兩年未再涉足王宮,再次入宮時,橘諾糯糯告訴她,一年多前母親新添了一個妹妹,妹妹長得十分軟糯可愛,但母親卻將她扔進了蛇窩,好在那四條蟒蛇沒有吃掉妹妹,還抓來老鼠,咬斷老鼠的頸子將血喂給妹妹喝。

    王宮里的蛇窩僅有一處,便是解憂泉旁。為何想去看看橘諾口中這個孩子,他說不上來。那夜月銀如霜,他踩著月色正待步入花園,聽到一叢竹影后幾個宮婢絮語,說蛇陣里那個孩子一向愛在這個時辰爬來爬去,今夜卻不知為何沒有響動,該不會是病了還是怎么了,需不需稟給君后。幾人推操著誰去稟給君后為好,卻又害怕君后發怒,誰也不想去,拈出借口道君后將這個孩子扔進蛇陣原本就不希望她活下來,若這個孩子真病了應該正合君后之意,她們多此一舉前去稟告,豈不自招晦氣,還是當不知曉不稟為好。絮語一陣便散了。

    他靠近蛇陣,蹲了巨蟒的四座華表靜立,而在華表框出的蛇陣邊緣,果然瞧見一個歲余的嬰孩趴伏在地上,正瑟瑟地發著抖。這夜十五,天上月圓,正是至陰的時辰,華表中的巨蟒想是汲月華靈氣去了,無暇看顧這個孩子。他妨著驚動巨蟒,小心矗在陣緣,勉力伸手翻過孩子。月光底下,瞧見孩子一張臟兮兮的小臉,干裂的嘴唇難受地翕合著,幾粒乳齒咯咯地碰撞,懷中抱著一只死鼠,手上全是血。

    這是他的表妹。同是表妹,橘諾從小錦衣玉食嬌生慣養,這孩子卻衣不蔽體,臟兮兮地圈在這個蛇陣里,僅能以鼠血為生。小小的孩子躺在地上,顫了一陣,終于受不住地哭出來,像被誰捏著嗓子,聲兒輕輕的、細細的。就是這樣一聲語不成調的啼哭,卻猛地擊在他心上。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