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三哥的拳頭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腦袋靈活的韓大虎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第五百六十二章 腦袋靈活的韓大虎

    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剛剛準備詢問這間“樂不思蜀樓”的老鴇子虞美人,想從她的嘴里知道一些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兒子和俊兒和媳婦嬌娘被那些黑衣蒙面大漢們擄走的情況。

    哪知道這個見多識廣、閱人無數的這間“樂不思蜀樓”的老鴇子虞美人甚是狡猾、奸詐,堅決否認她是這件事情的知情人。

    正當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心中在想該如何能從這個老狐貍這間“樂不思蜀樓”的老鴇子虞美人嘴里問出一些有用的話題之際,忽然,這間“樂不思蜀樓”的院墻外的東北方向的天空中升起了他和那個身穿盔甲的韓大虎的約定好有事便升起的“沖天炮”,“沖天炮”在深夜時分絢麗多彩、五光十色,煞是炫目。

    “報,侯爺,東北方向有‘沖天炮’升起,請侯爺您定奪?!蹦莻€額頭滿是汗珠、身穿盔甲的士兵在見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之時,立刻說雙手抱拳,單膝跪倒,對著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說道:“可能是韓大虎韓將軍哪里發現了什么武功高強的人,想要請您‘忠勇侯’侯爺去增援于他了?!?br />
    “好,來人,剛剛那個韓大虎的副將張超英可在?”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在聽到了哨兵的稟報之后,立刻站起身來說道:“張超英,你帶著兄弟們在此守候,無論遇到什么人,只要違抗你的軍令,格殺勿論,有什么事情有本侯爺給你擔著,任何人不得私自走出這間‘樂不思蜀樓’?!蔽淞置酥鳌爸矣潞睢卑⑷賯b一邊說一邊對著那些圍在這間“樂不思蜀樓”的士兵們說道:“大家要記住,你們是代表當今皇上,任何人不聽爾等的命令,就是想藐視當今皇上,那就是造反,株連九族?!?br />
    “侯爺,您盡管放心的去吧,這間‘樂不思蜀樓’有張超英在,保管不會讓您侯爺失望?!蹦莻€身穿盔甲、帥氣逼人的副將張超英雙手抱拳,躬身說道:“侯爺,只有一件事情發生會讓這間‘樂不思蜀樓’的人有機會逃跑掉,那就是張超英已經陣亡啦!”

    “很好,本侯爺沒有想到你們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留下來駐守軍營的人,居然人人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真是讓本侯爺對爾等刮目相看了?!蔽淞置酥鳌爸矣潞睢卑⑷賯b臉上流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忽然轉過身對著那一群身穿盔甲的士兵們望去,然后大聲說道:“曼曼,你玩夠了沒有?你還要在那人群中呆多久?還不出來陪著三哥去韓大虎哪里瞧瞧去,說不定韓大虎已經找到俊兒和嬌娘的線索了?!?br />
    “三哥,這身盔甲穿在身上好重,曼曼穿在身上覺得悶熱,行動好像都不方便了,我還是脫下來算了?!蔽淞置酥鳌爸矣潞睢卑⑷賯b的話音剛落,那一群身穿盔甲的士兵隊伍中,走出來一個身材苗條,肌白如雪的士兵,一邊走,一邊在拉扯著自己身上的盔甲,盔甲本來是用布帶子或者牛皮捆綁在身體上的,現在盔甲被這個身材苗條、肌白如雪的士兵幾下子都拉扯斷了,三下五除二,盔甲全部脫掉扔在了地上,里面露出她原本一身白衣白褲的裝扮,原來這個士兵是那個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假扮的。只聽見這個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南宮曼曼說道:“三哥,這個盔甲穿在身上太過沉重不好玩,曼曼下次不要玩了,走吧,我們趕快趕到那個韓大虎燃放‘沖天炮’的地方去看看吧?!?br />
    “那你還在等什么,趕快抓緊出發吧?!蔽淞置酥鳌爸矣潞睢卑⑷賯b伸手拉住這位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的那只白嫩的小手,縱身躍起,在淡淡的月光下,猶如輕煙一般,隨著深夜的微風拂過,輕飄飄躥上了這間“樂不思蜀樓”的屋脊上,霎那間消失在在場的眾人眼面前,只聽見那個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聲音接著說道:“爾等遇事燃放‘沖天炮’,本侯爺就會回轉的?!?br />
    “三哥,曼曼知道韓大虎在那條‘湖塘鎮’的‘萬帆河’那里設卡,他肯定在檢查過往船只之時發現了什么可疑的人了,說不定由于對方武功太過強硬,所以就要用‘沖天炮’召喚你侯爺前去增援了?!边@位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一邊跟著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躥房越脊、縱低飛高,順著這些密密麻麻的房頂的屋脊,一直狂奔向“湖塘鎮”東北方向的“萬帆河”而去。只聽見這位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接著說道:“如果遇到那些擄走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兒子俊兒和媳婦嬌娘的人,曼曼也想出手,這些人真不是個東西,你剛剛放過他們,他們竟然不顧江湖道義,來擄走幼小俊兒和柔弱的嬌娘,真是可恨?!?br />
    “曼曼,你看,就在那個火光沖天處,喊殺聲震天動地的,那就說明這個韓大虎已經和他們那些擄走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兒子俊兒和媳婦嬌娘的人交上手了?!蔽淞置酥鳌爸矣潞睢卑⑷賯b用手指著“湖塘鎮”東北方向處人聲嘈雜、火光沖天的地方對著這位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說道:“曼曼,加快腳步吧,我們早一點趕到,韓大虎他們說不定就會少損失幾名士兵的性命,因為他們畢竟不是武林中、江湖上的人,他們不是那些黑衣蒙面大漢們的對手?!?br />
    那個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今天別提多開心和高興了,因為他覺得今天自己遇到了貴人相助了,那個名動江湖、名揚天下的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居然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夸贊他是一個隱藏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身邊能幫助他的人,是一個對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有用之人,還說今后要讓自己給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做謀士,出謀劃策、運籌帷幄,自己一想到這些,就情不自禁的笑起來,因為這么多年來,自己舞刀弄槍、苦讀兵書,終于要有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那個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心里也在暗暗地感嘆,若不是遇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他真不知道自己每天晚上舞刀弄槍、苦讀兵書到底有沒有用意,雖說家里不是那種大富大貴的人家,倒也有幾畝薄田,勉強度日,所以農閑時自己一直舞刀弄槍、苦讀兵法,但是家里人一直反對自己舞刀弄槍、苦讀兵法,還說他們家祖輩都沒有出現一個什么當官的,讀那么多兵法書有什么用?

    就在自己也覺得自己這輩子舞刀弄槍、熟讀兵書已經沒有什么用場的時候,哪知道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張榜公告,在“湖塘鎮”方圓五百里范圍招兵買馬,屯兵結營,在短短的數月之內,竟然招募到三、四十萬人馬,其中不泛一些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的高人。

    他們這些被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招聘到軍營中的人,有很多人由于家中沒有背景,雖說飽讀詩書、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可是他們就是屬于那種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人。

    還好這位“湖塘鎮”富可敵國的馬家掌舵人馬騰空馬老爺子,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招兵買馬的這件事情上是功不可沒,只要誰來他兒子--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當兵,就能拿到二兩銀子的安家費,雖說這個二兩銀子在有錢人家看來不算什么,但是在那些饑寒交迫、食不果腹的黎民百姓看來,這可是他們一年的口糧,他們可以用這區區二兩紋銀將自家破舊不堪的房屋翻新一番,省得刮風下雨時,外面下大雨,家里在下小雨。

    韓大虎自從進入這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之后,一直想嶄露頭角,可惜這位驃騎大將軍“湖塘鎮”富可敵國的馬家少掌舵人馬少群身邊時能人輩出,他也擠不進那個軍營決策的核心圈子,一直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任一個虛職,帶兵學學寫字和學學軍規什么的。

    平常無事的時候,這個韓大虎經常一個人出來在“湖塘鎮”周邊轉悠,他對這座繁華熱鬧、店鋪林立的“湖塘鎮”的地理位置是了如指掌。

    今天就是他韓大虎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時候到了,所以,這個身穿盔甲的韓大虎帶著麾下幾百個士兵,駐扎在這條“湖塘鎮”通往外埠的唯一水路“萬帆河”的河道拐彎處設下關卡,檢查來往船只,而且是只允許進不允許出。

    正當這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在盤查那些從外埠深夜五更之后來到“湖塘鎮”經商的船只之時,“萬帆河”從“湖塘鎮”往外埠的方向一下子來了兩條船只,  這兩條船只規模不小,船只上載重也是吃重,因為這個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竟然發現從“湖塘鎮”的這條“萬帆河”駛往外埠的這兩條船只吃水很深,而且在船艄搖櫓的竟然是兩個體格健壯的壯漢,整條船只好像有點兒不堪負荷的樣子,而且他們也是在“湖塘鎮”發布“忠勇侯”侯爺的指令,任何人不得私自離開“湖塘鎮”之后是第一條、第二條想出“湖塘鎮”的船只。

    “來者何人?本將官已經宣告過‘忠勇侯’侯爺的指令,‘湖塘鎮’里的任何人,今時今日任何人不得私自離開‘湖塘鎮’,爾等難道沒有接到宣告嗎?”這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站在這條“萬帆河”比較窄的河道設卡處大聲喝道:“船家趕快出來搭話!要不然休怪韓某萬箭齊發!”

    “別……別……官爺,我等皆是‘湖塘鎮’安分守己的小商小販,我們每天這個時候必須要出‘湖塘鎮’去外埠做買賣去,我們大家都是靠做這個水路生意養家糊口呢,官爺!”正在說話間,從船艙中慌慌張張、手忙腳亂的跑出來一個人,明顯一看衣衫不整,袒胸露肚,不過這個船家的身材倒也扎實健壯,只聽見這個衣衫不整、袒胸露肚的船家雙手抱拳對著這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說道:“官爺,就請您行行好,放小人出去做買賣吧,要不然小人的這船里的東西不按時交給其他商販們,他們就要找其他商販們要貨了,那小人的這些貨物不是無法做買賣了,無法做買賣了,那小人一家人吃啥喝啥呢?”

    “你這個船家倒是能說會道的,咱們又不是天天在此設卡檢查過往船只,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次,就請爾等不要抱怨,配合我韓大虎,要不然別怪韓大虎不給各位留下情面,咱們‘湖塘鎮’所有人都得按照‘忠勇侯’侯爺的指令辦事,否則扣押過往船只?!蹦莻€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忽然轉過身對著那些圍在這條“萬帆河”旁邊的手拿連珠弩的士兵們說道:“兄弟們,沒有‘忠勇侯’侯爺的允許,任何人不允許離開‘湖塘鎮’,如若有人膽敢不從,萬箭齊發,殺無赦,一切有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和‘忠勇侯’侯爺給兄弟們擔待?!?br />
    “官爺,你這樣說可是要嚇煞小人了,小人又不是一個山賊強盜,你也沒有那個必要用這些陣仗對待我這個做小本買賣的人吧?!蹦莻€衣衫不整、袒胸露肚的船家站在船只的甲板上,尷尬的對著這個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說道:“官爺,這里有紋銀二十兩,懇請您放過小人們吧,讓小人們早一點出去做買賣吧?!边@個衣衫不整、袒胸露肚的船家一邊說,一邊朝著這位站在這條“萬帆河”拐彎處設卡的韓大虎扔過來一只錢袋子,然后雙手抱拳躬身說道:“小本生意,還請官爺笑納,放過小人們?!?br />
    “哈哈哈,你不給本將這二十兩紋銀,本將官倒是不去想得太多,你既然一下子給本將這么多紋銀,那就說明你們根本不是一些做小本買賣的小商小販,你們要知道,平常的小商小販要賺這二十兩紋銀多么的不容易,你們這一船的貨物都值不到這二十兩紋銀,所以你們肯定是‘忠勇侯’侯爺要找的那些黑衣蒙面大漢們假扮的,所以,你們一個人都走不了?!边@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忽然哈哈大笑幾聲,然后厲聲喝道:“爾等還不出來速手就擒,等待何時?難道要本將去船上將爾等一一押上岸上嗎?”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將官,你也能在這里上嘴唇柱天,下嘴唇柱地,你的口氣不小啊,你能拿得住我們嗎?”這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的話音剛落,他就聽見從這條船只的船艙中傳來一個聲音蒼老的狂笑聲,只聽見這個聲音蒼老的狂笑聲接著說道:“老夫還是奉勸你拿著這二十兩紋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要不然這些紋銀就給你們這些沒有眼頭見識的人去買棺材吧?!?br />
    那么,又是什么人敢在這位身穿盔甲、精神抖擻的韓大虎面前如此大言不慚的說狂話呢?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推荐股票代码 603881数据港 今天股票行情 顺发股票炒股平台 股票老师微信二维码 理财资产配置比例 股票大盘趋势分析 股票今日开盘 今天股市行情 最新股票大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