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和血族公主有個約會 > 11、他還是個孩子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陣靈心意流轉,護山陣法微微蕩起漣漪,沐云憑空挪移數十里,出現在玉貞峰一處偏僻的角門外。

    雖是深秋時節,仍有花香滿地。

    好在陣靈沒有存心坑他,十天前百余女修齊齊祭劍的壯舉還歷歷在目。若不是他跑得快,如今該…咳咳,妻妾成群了吧,真可怕!

    然而他好運,不代表別人也能洪福齊天。

    沐云略一感應,便將玉貞峰大門外雞飛狗跳的場景了解個七七八八。

    數十個飛信示愛的同門師兄,被以趙夢雅為首的玉貞峰女修,以關門打狗之勢圍在一處山水大陣之中。逃也逃不得、打又打不過,簡直愧為男兒身。

    “活該!”

    沐云冷眼笑道:“這幫蠢材,畫虎不成反類犬。真以為小爺的飛信示愛,誰都能學得來?”

    趙夢雅洞府修為,高居新秀榜第七,本命飛劍“竺泉”化作漫天劍雨,將山水大陣籠罩其中,瞬間攪起一股血雨腥風。

    被困在其中的男修,來源則是五花八門。除了玉貞峰與丹霞峰,其余四脈都有人在其中。

    劍來峰、太歲峰、天雷峰、甚至天師府,共約三十人,匆忙結陣,符箓、飛劍,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然而齊三十人之力,對比玉貞峰的百余人同仇敵愾,卻也是杯水車薪。

    他們一方面要反抗山水大陣的絞殺,另一方面還需躲避趙夢雅的本命飛劍,捉襟見肘,逐漸走向窮途末路。

    “師兄弟們,大家都是各脈翹楚,千萬不能被玉貞峰這幫娘們鎮壓了!”

    他一馬當先,六境修為展露無余,祭出天師府秘傳法印,全力將趙夢雅的竺泉劍雨撐開一道缺口,其他人才能緩一口氣,頓覺壓力大減。

    修士斗法,講究一口靈氣悠久綿長,所以高階修士天然比低階修士優勢更大。比斗之時,誰先憋不住,喘息之時,就是身敗之時。

    被困陣中的男修,本來都非無名之輩。他們換氣之后,氣勢大振,居然在玉貞峰女修的進攻下,開始步步為營、甚至轉守為攻。

    喊話的人叫鐘楚,是天師府嫡傳,沐云剛好認識。這人倒沒什么黑料,同樣洞府修為,為人守道有禮、謙謙溫和,雖然不在新秀榜里面,同門中對其頗多贊譽。

    只是有一件事,讓沐云對鐘楚有些芥蒂:山上宗門,也講究人情往來。每年開歲,各峰弟子會去其他幾脈拜歲,同門之間討個喜慶。

    鐘楚這廝,另外各脈都踏遍,卻從未踏足丹霞峰。

    甭管他出于什么考慮,沐云心里就是不爽:可憐我師父師娘準備那么豐厚的辭禮,你連進來道個新年都不肯,怎地,瞧不起我們丹霞峰?

    沐云來玉貞峰,是試著安撫一下陸婉兮那顆被傷透的心,順便當著他家婉兮的面破個境,然后風緊扯呼。

    但他瞧著玉貞峰大門外,雙方你來我往,各種神仙術法眼花繚亂,打起來不亦熱乎。

    尤其是一眾男修居然在鐘楚的帶領下,大有扭轉乾坤的態勢,沐云皺眉道:“路見不平一聲吼,我身為婉兮意中人,那就是玉貞峰半個姑爺,怎可看著自己人被欺負!”

    打定主意,他呼喚陣靈,為他挪移位置。

    下一瞬,他憑空出現在山水大陣中間,那是一個不過百丈大小的空間。

    其中巨浪滔天、就像是遠古惡蛟即將現世一般,三十個男修,被困在巴掌大小的一小塊陸地上,進退維谷;

    不僅如此,那塊彈丸陸地,居然開始天崩地裂一般,不停崩塌,并且有無數隕石從天而降,稍有觸碰便是重傷。此刻已經有好幾個男修,被隕石砸中,奄奄一息。

    除此之外,還有不下一百飛劍不死不休,例如趙夢雅的飛劍竺泉鋪天蓋地,比那山水之勢更加霸道。

    這就是趙夢雅開啟的那處山水大陣當中!

    沐云悄然出現在此,大家全力抵抗,根本無暇顧及他的存在。他瞄了一眼,好家伙,不僅是天師府鐘楚,劍來峰曾誠、王來,太歲峰徐良、侯飛宇,天雷峰劉順、孫鈺,這些人可都是跟他往日有仇、近日有怨。

    沐云不禁在心里大笑一聲,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此時不報更待何時。

    此時以鐘楚為首,大家不再藏私,紛紛拿出壓箱底的本事,眼看著天地即將恢復清明,要扭轉局面。

    卻聽見一個笑呵呵的嗓音響起在他們心間:“喲喲,是天師府的鐘師兄,還有劍來峰、天雷峰、太歲峰諸位師兄。嘖嘖,怎地給一幫女子欺負成這樣?”

    在場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人中翹楚,誰能受得了這種風涼話。

    沐云繼續嘲諷道:“鐘師兄,這是瞧上了玉貞峰哪位師姐?哎呦,師姐也恁的不知禮,拒絕你就罷了,怎么還翻臉不認人?”

    “我鐘師兄一表人才,又非丑的不可見人,嘖嘖,師姐真是眼盲?!?br />
    “何人恬噪!”

    鐘楚一聲怒喝,他貴為天師府嫡傳,一直以龍虎山核心弟子自居。但他居然被那趙夢雅不問青紅皂白,強勢鎮壓,已經令他顏面掃地。所以才急中生智,整合人手,要為自己爭一口氣。

    眼看著扭敗為勝,沐云那句話,讓他臉上一紅,道心居然不穩。

    更何況他要全力駕馭那方天師府法印,才能勉強和趙夢雅的本命飛劍竺泉抗衡,容不得一絲分心。

    沐云對此視而不見,他無事一身輕,優哉游哉續煽風點火:“哎,太懂女兒心思也不好。就說那陸婉兮吧,我明明休了她,她卻還不死心,一定要和我糾纏不休的,愁死了?!?br />
    眾男修,雖說心有所屬,不至于為此大動肝火。

    但陸婉兮是誰,她是公認的玉貞峰氣質修為第一!

    你沐云幾斤幾兩,自己心里沒點數,非要說這種遭雷劈的裝犢子話?

    沐云卻得寸進尺,臉不紅心不燥,繼續揶揄:“師弟我還算是略懂女兒心思,要不要我幫忙,給各種師兄中意的女子,說些閨房中的私密話?”

    他笑嘻嘻改口:“放心,當然是替各位美言幾句?!?br />
    他一番表演,讓鐘楚氣的吐血,直接舍棄了最大的威脅趙夢雅于不顧,收起那方銅印,直奔他而來。

    可惜沐云又不是坐以待斃的傻子,他當然是第一時間聯系陣靈,瞬間將自己挪移出那座山水陣法。

    話說兩方斗法,此消彼長。趙夢雅是何等人物,自然察覺到陣中異樣,立刻居中調度,玉貞峰女修的進攻愈發凌厲。

    反觀陣中男修,在鐘楚收起銅印的瞬間,就走了下風。

    陣中小世界,山水瞬間崩裂,如同末日。一眾男修,不死也得掉層皮。

    可恨那沐云秀了一通,壞了大家道心,卻不知他施展何種神通,逃之夭夭,鐘楚等人想找他玩命都找不到人。

    他的誅心話,卻在陣中小天地內回蕩:“師兄們且玩著,師弟我,找我們家婉兮說知心話去?!?br />
    ……

    陣靈將沐云的表演,全程看了個遍,簡直驚為天人。

    沐云雖然頑劣,卻并非大奸大惡,陣靈也犯不上干涉。

    何況他身為龍虎山陣靈,萬年寂寞,跟著沐云看個樂呵,也不失為打發時光的好辦法。

    回到僻靜的角門外,沐云正了正衣冠,敲了三下門。

    陣靈默默點了點頭,還是個孩子嘛,能壞到哪里去?

    “噔噔蹬”

    “誰???”守門的老嫗問道

    一個純良樸實的嗓音回復道:“嬤嬤,在下劍來峰張斗,求見婉兮師妹!”

    ???

    陣靈有些凌亂。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环保股票推荐 向投资者分配股票股 712股票今日行情 资产配置4321原 股票代码大全 资产分配 股票涨停还可以买吗 炒股怎么开户 欢迎登录模拟炒股 股票什么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