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和血族公主有個約會 > 20、待我先破個境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丹霞峰,憨厚無害的二師兄,灑掃院子之后,安靜坐在陽光下打盹兒,好像曬太陽也能修行一樣。

    不知為何,二師兄就像個樸實敦厚的莊稼漢子,在龍虎山生活多年,居然一絲仙氣都沒染上。

    不僅如此,二師兄比沐云的存在感更低,因他從未參加過任何公開性質的宗門活動。

    二師兄走在龍虎山,被當做一位外門雜役,是很正常的事情。

    也因為如此,他身上更有一種很踏實的感覺。無論老黃還是小虎,都喜歡依偎在二師兄腳下。挨著二師兄的時候,一貫兇惡的小虎,居然也能和老黃和諧相處。

    這,恐怕是平淡無奇的二師兄,唯一的魅力。

    羅城千里傳音,如同佛家真言,讓鼾聲四起的二師兄,瞬間打了個機靈,醒轉過來。

    羅城道:“大有啊,你小師弟正在玉貞峰冬雷峰山門前,與人打擂,你去為他壓陣?!?br />
    “是!”

    又不知為何,二師兄還是那個二師兄,渾身氣勢卻一變,背影不在佝僂、眼神不再渾濁,渾身上下流淌出一陣讓人心悸的力量!

    小虎猝不及防,一聲哀嚎逃離開來;老黃也嗷嗚著起身,但它看著面前那個熟悉的人,歪著頭一臉不解。

    二師兄微微彎曲膝蓋,整個人騰空而起,瞬間千里!

    他的身形,在天空中留下漣漪陣陣,似乎是撕裂了空氣一般!

    他騰空而起后,整座丹霞峰小院,足足下沉存許,這還是師父羅城那柄仙兵“流徒”鎮壓道宮的前提下。

    可見他的肉身力量,恐怖如斯!

    ——

    冬雷峰前,冬雷震震,小雪紛飛。

    玉貞峰小六脈,氣候各不相同,脫離了這方天下的時令。那是因為龍虎山大陣,將這方小天地和大天地隔絕開來,自成天地。

    身處其中,更容易感受春熙秋冬、四時交替,對于天地大道的感悟,自然強上幾分。也只有龍虎山這般道門巨擘,才有如此手筆。

    小雪紛飛,卻演變成大雪紛飛,鵝毛大雪,將近千圍觀的弟子,皆染成一身白色。

    新秀榜前十,不約而同收劍歸鞘,因為他們剛才紛紛收到各自師門的消息。將會由那個殺千刀的沐云,在他們中間挑一個對手,比試的結果,將會作為玉貞峰反擊四脈拜山的結果。

    同時還伴隨著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如果沐云落敗,他和陸婉兮的婚約,將會徹底解除。

    “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啊?!?br />
    天師府,東城、西九兩兄弟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眼神中看出無比雀躍。他們兄弟二人,從來都是陸婉兮的傾慕者。但苦于陸婉兮已經有了諜譜眷侶,只能在無數個無奈的晚上,對著月亮借酒澆愁。

    此事一出,突然給了二人莫大信心。他們約定好,六脈會武之后,東城要去玄武地宮閉生死關,發誓要打穿地宮最深那層!

    而西九則要瀟灑一些,雖說陸婉兮是心頭所愛,必不能割舍。他卻沒選擇和東城一樣,去玄武地宮死磕。他要報名誅妖戰場,傳送到九天之外,和九天神魔無數大戰,以砥礪自身。

    以十年為期,十年之內,若一去不返,就一去不返;若是僥幸突破到遠游境,定要回來親自對陸婉兮說一句:陸姑娘,在下傾慕你已久。

    東城、西九這般前十天驕尚且如此,其他圍觀師兄弟,同樣有如此心思。陸婉兮實在是太過耀眼了,只等她恢復自由身,無數人會拼命去提升修為,然后希冀著有一天,能和她攜手天涯。

    而張斗、葉秋、即墨、乘龍四人,因為道法更高一些,反而關注起漫天大雪,雖說冬雷峰自成小天地,這場雪,下的還是有些突兀。

    葉秋身為天師府首徒,有那尋龍望氣的非凡手段,只聽他一陣嘆息,說道:“這哪里是尋常的雪,分明是婉兮師妹心中所想,顯化了而已?!?br />
    即墨笑而不語,作為未來的天雷峰峰主、尊崇無比的戒律真人,他自有自己的無邊機緣。

    倒是乘龍有些真情流露的艷羨:“想不到,婉兮師妹對水之法則的領悟,已經如此深厚?!?br />
    提起法則之力,這四人皆是滿眼火熱。要知道,法則之力,正常情況下,是玉璞境修士才有可能參悟的大道之力。陸婉兮在六境巔峰就能有此成就,傳出去,不知會讓七大洲多少個,修為停滯數百年的老元嬰,汗顏不已。

    唯有張斗沉默無言,因為他掐指一算,再度推演輪回因果,終于被他算到了!

    坑害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挨千刀的沐云!

    在張斗心中,沐云修為低微,不過是仗著劍仙羅城的威名、還有他那個師兄鐘馗,才敢到處惹事的廢物。

    這種廢物,居然可以修道,真是玷污龍虎山道家祖庭的名聲。必須除之而后快,遲則生變!

    他來牽頭,迅速為沐云甄選了一個對手。

    要給沐云做對手那孩子,出自劍來峰門下,修為不高,才五境,高出沐云兩個境界。卻心沉如水,心思極重,說他少年老成,有些輕了;說他老奸巨猾,除了年輕不符,其他正好符合。

    本來已是必勝之局,

    四脈首徒,對張斗的提議,都沒有意見,就是要讓那小賊,毫無翻身可能!

    遙想當年,鐘馗讓其他五脈臉上無光,這筆賬,是時候和丹霞峰算一算。

    如果沐云不敢應戰,不好意思,掌教真人只說讓沐云隨便挑一個對手,卻沒有言明,四脈將會提供哪些候選人,供其挑選。

    更何況,四脈拜山的人里面,五境已經是最低戰力。

    ——

    戰事暫停,沐云得以松了口氣,他“情難自禁”牽起陸婉兮的芊芊素手,感慨道:“婉兮,大道無情,我只要和你像此刻這般,白頭偕老,就夠了?!?br />
    也不知他是故意,或者真情流露。

    此情此景,本來就是陸婉兮心中奢求所化,她聽了,自然有些開心。

    陸婉兮也知道,掌門真人讓沐云指定一個對手的消息。

    她站在雪中,眉頭微皺,直截了當道:“沐云,你要是不想比,那就不比?!?br />
    言下之意:我陸婉兮要和你雙宿雙飛,誰能擋得住。

    “無妨!”沐云直接拒絕:“我也不想被別人小看了,身為修士,終究還是實力為尊?!?br />
    既然他如此志氣,陸婉兮便不再拒絕,目送他踩著皚皚白雪,主動走向四脈人馬近前。

    于此同時,四脈之中,人群自動分開,一個黑衣少年步履平靜,靜悄悄走了出來,平淡無奇。

    四目相對,這二人老朋友見面一般,各自咧嘴一笑。

    “丹霞峰,沐云?!?br />
    “劍來峰,長壽?!?br />
    ……

    沐云道:“看樣子,你就是我的對手?四脈居然沒想給我挑選的機會?”

    長壽撓撓頭:“那要不換個人?我回去了”

    說完,他果真一扭頭,往回走!

    “這是什么操作?”沐云都驚呆了,這個人,還真是夠普通的。

    但沐云突然認真起來,“行走江湖,茍字當頭”,這是他的八字真言。

    那個叫長壽的,哪里是什么普通,分明是將沐云的八字真言運用到極致,同道中人!

    “那個誰,就你了?!便逶茖χ谋秤?,喊了一聲。

    “真的嗎?”那個扭頭就走的背影,瞬間擰轉身形。

    沐云心里罵了一句日你娘,這家伙比自己陰險一百倍!

    他哪里是轉身離開,這個叫長壽的,佯裝轉身離開的時候,順勢在地上撒了一把加速用的破空符!

    他瞬間擰轉身形的一瞬間,沐云看見那三十幾張破空符,嚇得面如紙色。

    對方眨眼而至,五境修為全部爆發,如同山川崩裂,將沐云壓制的動彈不得。

    他手腕一翻,取出一柄涂了劇毒的魚腸匕首,直取沐云心口!

    不動手的時候,人畜無害,甚至普普通通;一旦動起手來,直接要命,這就是張斗為沐云挑的對手!

    “好!”

    “打死他!”

    眼瞧著一個照面之下,沐云就被長壽碾壓,大快人心。

    圍觀之人,紛紛鼓掌,瘋狂喝彩:“長壽,千萬別心軟!”

    陸婉兮眼神冰冷,忍不住就要出手救下沐云。那般速度下,即使她一時不察,也無法躲開,畢竟長壽做足了準備,速度太快。

    “等一下!”

    “暫停!”

    千鈞一發之時,沐云只能大喊暫停。長壽沒料到他突然喊停,心里猶豫了一個瞬間。

    沐云抓住機會,將壓箱底的符箓,足足一百多張,各種符箓都有,管他三七二十一,全部引爆。

    劇烈的爆炸,將二人腳下炸出一道數十丈深坑。

    長壽被爆炸的余波波及,居然失手了!

    “無恥下流!”

    “那小賊作弊!”

    圍觀之人,紛紛喝倒彩,聲討沐云作弊的行為,

    張斗親自祭劍,劍指沐云,冷聲道:“沐云師弟,臨時變卦,莫非要主動認輸?”

    沐云滿臉委屈:“開什么玩笑,我丹霞峰弟子,錚錚鐵骨,怎么會認輸,我只是沒準備好?!?br />
    此言一出,漫山遍野都高呼無恥!

    沐云卻將那些人忽略,他笑嘻嘻看向陸婉兮,解釋道:“待我先破個境?!?br />
    張斗一劍斬下,伴隨著無盡怒火:“師門比斗,豈是你想停就停的,否則公義何在!”

    張斗那一劍,用了他三分修為。他身為新秀榜第一的猛人,即使只是三分修為,也帶著毀滅一切的威能。

    “你算什么東西,張嘴閉嘴宗門公義?”

    眼看著那一劍,即將斬向沐云頭頂,卻見一只拳頭,直接將張斗的飛劍打亂軌跡。

    那可是一位觀湖境劍修的飛劍!

    一個樸實無華的漢子,猶覺不過癮,直接追過去,將張斗飛劍抓在手中,直接掰成兩截!

    一位觀湖境修士的本命飛劍,被他隨手掰成兩截!

    張斗心神相連,立刻噴出一口血,被傷及根本!然而他未及發怒,那只拳頭已轟到他面門上,他只能全力與那漢子對了一掌,臉色慘白、退了千丈!

    漢子咧嘴一笑:“小師弟,有我在,你盡管破境?!?/div>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