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和血族公主有個約會 > 93、她莫名地有些興奮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捏了一把采薇的俏臉,看她在懷里瑟瑟發抖的樣子,沐云這才放開采薇。

    他佯裝惡狠狠道:“怎么,怕公子調戲你?”

    采薇低下頭,她滿臉彤云捏了捏衣角:“不,不怕。我,我是在擔心公子的身體?!?br />
    這妮子,忘了當初親密的時光了么?

    龍虎山密林那個簡陋洞府,二人可是孤男寡女的,度過了不少日子呢。

    好險~

    采薇撞見他和九娘的小秘密。

    和九娘交了一上午的心,,如同兩位江湖高手酣戰過招,短短幾個時辰你來我往,惡戰數次。

    要不是有修士最強四境的體魄,沐云此刻怕是要扶墻而走。

    九娘就像是一顆熟透的水蜜桃,果形豐滿,桃汁滿溢。輕輕唆一口,滿齒唇香。

    和她交心,絕對是沐云經歷過最激烈的硬仗。

    不過九娘的下場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出門的時候,雖然強忍著回眸一笑,沐云卻能看出來她眼神中深深的疲憊。

    走路的樣子也很怪。

    你來我往的一番講價之后,沐云漸入佳境,開始主動掌握交心節奏。

    他在九娘斷斷續續的退步求饒中,許諾她,你若不離我定不棄,十年之期,給你想要的東西。

    好在采薇來的正巧,九娘已經撩起長長的裙擺離開,沐云猜她,一定是回房補覺去了。

    被沐云說了句聽起來讓人有點害羞的真心話,采薇反倒忘了問他,屋子里怎么有一股奇怪的幽香?

    還有,公子一臉疲憊,到底是什么原因?

    沐云趕緊招呼醉仙樓小廝,令其將被褥都換了,說什么這屋子怪得很,怎么一股汗臭味兒,咋個能讓采薇姑娘待得下去嘛。

    小廝只是埋頭干活兒,他年紀不大,只有十三四歲,可是心里精明著。

    否則九娘也不會委以重任,讓他在外面伺候。

    采薇不喜歡給人添麻煩,他見小廝動作麻利,忙得滿頭大汗,低聲道其實我沒事的。

    怎么沒事?

    沐云不由得語氣高了幾分,你們醉仙樓怎么搞的,一個房間都收拾不干凈。

    小廝眉頭緊鎖,差點脫口而出,你狗日的別血口噴人??!

    由著你和掌柜的沒天沒地的打一上午架,用圣潔的蓮花給你鋪床也架不住這么折騰。

    但小廝低眉順眼:“采薇姐,是我做事不細心,怠慢了您和沐公子獨處的雅興~”

    他尤其在“獨處”二字上,補足不少語氣。

    聽了小廝長弓的致歉,采薇越發些怪罪自己:看,多心了吧,連累人家小長弓,只能后面有機會再找補。

    長弓收拾完屋子,麻利兒換好被褥,嘆了口氣。

    不是他喜歡和沐云同流合污,蒙騙采薇姐姐;

    而是有一只手悄悄伸進他兜里,塞了個大銀錠。

    長弓明白拿人手短的道理,所以這出戲就該陪著沐云演完,而且事后爛在自己肚子里。

    長弓抱著換下來的被褥,趕緊離開雅間,他娘的,多待一秒都惡心。

    他不禁回看畫兒上仙女一樣好看的采薇姐,搞不懂她為啥對那種人,癡心絕對?

    “不要臉!”

    “臭不要臉!”

    長弓一連罵了兩句沐云不要臉,然后伸手去摸銀錠。

    還好得了賞錢,不至于讓良心太痛,否則自己要自責而死的。

    “他娘的銀錠呢?”

    長弓勃然大怒,狗日的沐云,居然在他兜里塞了一塊石頭。

    是石頭!

    一個有本事摟著掌柜的打架,還接連打了一上午架的男人,居然摳門兒到給小廝賞錢,都作假!

    “狗日的,看我不去掌柜的那里告你刁狀?!?br />
    然而長弓剛打定主意,沐云似乎料到長弓的暴怒一般。

    他當著采薇,在樓上隔空喊道:“長弓啊,抱歉抱歉,忘了正事,回頭記得來找我要賞錢?!?br />
    然后長弓又閉嘴了。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沐云這是敲打他呢,沒啥比揣進自己兜兒里的銀子,更實際。

    “九娘姐姐呢?”

    采薇如夢初醒,她一拍額頭,小聲道:“屋子里,好像有九娘的水粉香味兒?!?br />
    屋子里終于只剩下二人,采薇還是有些好奇,她鼓起勇氣想問問...

    她剛有一絲兒問問的念頭,沐云忽然板著臉:“我閉關這兩年,交代你的事,辦的怎么樣了?”

    采薇像是頑皮了一個暑期的蒙童,忽然被古板的先生要求檢查課業。

    她趕緊將問到嘴邊的問題吞下去,小心翼翼將這兩年做過的事情向沐云匯報。

    她匯報得很細,一邊回答,一邊偷看沐云的側臉,細致到就連幾個石獅子賣了多少銀兩,都一清二楚;

    不出意外,掛在師父羅城名下,那個由大夏王朝修建的行宮別苑,被拆了個精光,全部換成現錢,用來供農七、范思思作啟動資金。

    沐云問道:“師父的行宮,一塊磚瓦都不剩?”

    “還剩的還剩的?!?br />
    沐云臉色一變:“我當初怎么交代的?不是說好了要看起來像是被洗劫了一樣,比你的小臉還干凈?”

    采薇忽閃的眸子,偷偷瞥了一眼沐云,細聲道:“還剩下一個功德碑,上面刻了羅城大劍仙名諱,我又修了一座小祠堂,留在原地?!?br />
    “什么?豈有此理!”

    沐云怒道:“刻了師父名諱的功德碑,不應該是最搶手的物件?那幫大膽鄉民,居然敢如此不識貨?”

    采薇更加不敢看他:“不,不是的!功德碑單價最高呢,范思思前輩,出資叁拾萬兩白銀;還有韋錚山君,出價更高,說是那功德碑放在山君廟,能輔助他鎮壓邪氣?!?br />
    “可是,可是我以為那是公子心頭物,不敢輕易賣出去?!?br />
    沐云心里感慨這妮子真是男人在外時,操持家務的一把好手。

    但他仍舊皺起眉頭,搖搖頭。

    說到最后,采薇甭提心里多沒底。

    那可是沐云鄭重其事,拜托她的事情呀。

    可惜她不知道,沐云當初急于進入龍淵洞天提升修為,不過是隨便找個人代勞罷了。

    請她代勞的時候,也是因為她恰好在身邊。

    再者,沐云匆匆交代給她的時候,要多倉促有多倉促,根本沒奢望她能做成十分之一。

    哪來的鄭重其事,都是裝的。

    不,是咱少年老成,看起來就莊重。

    沐云大概和采薇講了一下深淵魔窟的見聞,采薇一臉震驚:“妖族要開始攻城了?”

    她臉上,居然莫名有些興奮......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020期上海快三开奖码 浙江11选5走势图 股票涨跌原理谁说了算 湖北快3开奖结果l 天津十一选五万能八码 股票分析软件排名 河南快三网上投注 山东11选5任务最大遗漏一定牛 万宝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