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青絲拂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笨蛋,我心疼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都說來者是客。

    付澤峰倆兄弟卻先經歷了被囚禁,后變成客人,再成為恩人的三番波折。

    不過,他們倒也沒有多感慨。而是,大大方方地與一幫剛剛結識的海賊們,圍著篝火暢快痛飲。

    喝到興頭上,兩人還拉著賀江洋,跟馬順等人劃起拳來!

    凌云弱才醒來不久,沒敢到山下去同他們一道飲酒,只是與聆兒靜坐房中交談。

    “聆兒,你那玹御哥哥,他可是白虎一族?”凌云弱盡量委婉地試探。

    這兩日,她在昏迷時候所做的夢境里,見到那位夜家大少爺滿頭銀發,一如之前在龍族宮殿中一般,這才將那妖王與玹御兩人暗中對比。

    雖說相貌略有差異,但那銀發、琥珀琉璃眼,總是有血親關系才會如此相像吧?

    聆兒以為是玄虎告知了凌云弱,也沒想再隱瞞,便大方承認了:“玹御哥哥確是白虎一族,且是老妖王之子?!?br />
    凌云弱得到肯定的回復,心里更加沉重。

    所以,吟萖姐姐前世與妖王之間的那些恩怨情仇,這一世又在妖王之子身上延續了么?

    凌云弱覺得,上天真真很會捉弄人!也不知吟萖姐姐現下的情況如何。

    “你為何要問玹御哥哥的事?”聆兒疑惑道,同時也心生警惕,“你莫不是知曉玹御哥哥是妖王之子,想對他不利吧?”

    距聆兒的暗中觀察,凌云弱與玄虎兩人感情頗深,對她的玹御哥哥并無意思,詢問他的真實身份,多半是意圖不軌。

    凌云弱對聆兒的腦回路有些無語,她打探“仙人”的消息,不過是為了吟萖姐姐而已!

    “你別誤會!我只是不解,你為何不讓你的玹御哥哥幫你,反而要自己跑出來找摩琰復仇?!绷柙迫跞绱私忉?。

    聆兒傲嬌地扭頭:“我雪狼一族的仇,自己報就好。何需勞煩玹御哥哥出手!”

    凌云弱暗自思忖:看來,這摩琰實力不可小覷。連身為妖王之子的’仙人’,都對他有所忌憚。

    “喂,你該不會是害怕摩琰,想反悔了吧?”聆兒懷疑的目光緊盯著凌云弱。

    “怎會!”凌云弱回道。

    不說摩琰是當初殺害玄虎母親的罪魁禍首,這一路上,他們幾次三番都險些被他的手下所殺。

    摩琰也是他們的心頭大患!

    “你想如何對付他?”凌云弱反問。

    “原本,我想以我們雪狼谷的寶物為誘餌,引摩琰入圈套。怎奈還未接近他就被你們人族抓了……”

    聆兒提起此事,還是憤懣不已。

    “你們雪狼谷有何寶物?”凌云弱好奇道。

    聆兒睨了她一眼:“你問玄虎唄!”

    “……”

    “總之,我們得先接近摩琰,才有機會讓他落進圈套!”

    “這個倒不難!”凌云弱笑道。

    對摩琰來說,圣女王轉世之人的下落,也是一個很大的誘餌!

    “你說說看……”

    這回換聆兒好奇了。但,凌云弱只回了她一句:“回瀚陽再細說!”

    聆兒:“……”

    --------

    凌云弱走出山洞。

    山下的篝火晚宴還在舉行,凌云弱卻是出來尋找玄虎的。

    聽付澤峰說,她昏迷這兩日,玄虎白日里會在她身旁照顧,一入夜便去山后的一個深潭里修煉。

    凌云弱甚為困惑。自她認識玄虎以來,還從未見他獨自躲起來修煉。她擔心,是玄虎有事瞞著他們。

    而最大的事,莫過于他會暴露妖魂!

    所以,凌云弱還是找過來了。但路上卻碰見一守衛,攔著不讓過。

    “老大有囑咐,任何人都不準接近山后深潭!”

    凌云弱拿出一顆鐫刻著金蛟的靈珠,這是璩娘獨有的物件,非重要之人,定然不會相贈。

    守衛看過后,只能乖乖放行。

    凌云弱沿著蜿蜒的山路,一路向下行走。

    不多時,便瞧見那個清幽靜謐的深潭。

    因著月光略微暗淡,無法看清玄虎是否在里面。凌云弱放輕腳步,慢慢地靠了過去。

    走近深潭,卻空無一人。

    凌云弱暗自奇怪,出聲喚了幾次,不見回應。

    再仔細查探水面,一個小小的紅色福袋就在上面微微飄浮著。

    凌云弱心中閃過不安,立時脫下鞋襪,一頭扎進深譚里??伤缕岷谝黄?,她只能憑著感覺找尋。

    終于,在潭底觸摸到幾縷發絲。凌云弱心下一喜,繼續往下摸索。

    忽而,一只冰涼修長的手抓上她的手腕,將她用力一拽,隨即浮出水面。

    朦朧月色下,玄虎一雙深褐眸子似有螢火一般,閃爍迷離。眉間一抹淡淡的紫色印記,忽隱忽現。

    凌云弱伸手想去觸摸,卻被玄虎躲了過去了。

    “小烈,這是怎么回事?”凌云弱問道,“是之前那只毒蟲的關系么?”

    玄虎沉默不語。

    凌云弱再三追問,玄虎才道出真相。

    原本,在離開沼澤地后,他只需將體內的那只毒蟲逼出去即可。

    可當他發現,那只毒蟲對魔氣有一種本能的欲望時,他便利用它將凌云弱身上的魔氣都吸收了過來。

    誰知,那只毒蟲吸收了魔氣后,竟然盤踞在他體內無法逼出。

    他也曾去找過巫老頭。巫老頭表示無可奈何:“除非綠魂靈石凈化,否則我也無計可施?!?br />
    因那毒蟲不懼怕定神草,巫老頭便教了玄虎一個辦法,就是以潭水浸泡抑制毒蟲肆虐。

    凌云弱聽完事情原委后,真是又氣又心疼!

    “小烈,你怎的這么傻!我有定神草,魔氣暫且傷不了我,你何必又要將毒蟲留下?!?br />
    瞧著玄虎那被潭水浸泡得蒼白無血色的面容,凌云弱的鼻子就忍不住泛酸。

    而玄虎還無所謂地回道:“沒事,不疼?!?br />
    這話說得凌云弱眼淚不由自主就滾落下來,上前抱住他,鼻音糯糯地嗔道:“笨蛋,我心疼!”

    此時,兩人剛從潭水里上來不久,一身衣裳盡濕。

    讓凌云弱這么一抱,玄虎便覺得被潭水浸冷的身子忽而又發熱起來,體內的毒蟲開始蠢蠢欲動。

    “小汐……”

    聽到玄虎隱忍的喘息聲,凌云弱抬頭仰望,就看見他眉間印記變深了一些,眸色也變幻得很是詭異。

    還來不及細瞧,玄虎已經又躍入一旁的深譚中。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澳门百家乐注册 七星彩怎么才算中奖 五分彩为什么要带人赚钱 股权基金配资 什么生意好做又赚钱 北京pk拾开奖网站 宇通客车股票行情 北京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