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虛龍道尊 > 第二十三章贈丹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混戰進行著,不時有人在臨死前發出最后的殘嚎,而元嬰期以上的高手卻還沒有產生傷亡,一派一閣三宮的人雖然來的不是很多,但是大多是元嬰期的高手,只有極少數是元嬰期以下的。而魔宗來的人是很多,但是高手并不多,所以一開始,傷亡的主要都是魔宗的人。

    可是魔宗的人都比較拼命,反正都是一個死,基本上臨死的魔宗弟子都自爆全身功力,雖然沒有能殺死正派的高手,可是卻給這些人帶來很大的壓力,所謂螞蟻多了咬死象,很快這些高手也出現了傷亡。

    一個個元嬰從肉體中鉆了出來,驚慌失措的四處亂飛,魔宗的的十二長老,“哈哈”大笑,開始用手中的邪器收取元嬰,隱云子一看,大喝一聲:“手下留情!”

    隱云子連忙沖上去,護住元嬰,其他的隱云閣長老也都紛紛而起,救護失去肉身的元嬰,魔宗大長老怒喝:“隱閣主什么意思?我們來幫忙,你為何阻攔?”

    “這些人現在已經很殘,是剩下元嬰了,還望長老手下留情,不要再收取他們了!”

    “哼,你看他們殺了多少我魔宗弟子,他們該死!”

    “我隱云閣不介入爭斗,但是希望元嬰讓他們自行而去!”

    “哈哈,我偏要收,你能奈我何?”大長老狂笑中騰空而起,追趕一個元嬰,隱云子連忙護起元嬰,兩人在空中交上了手,隱云子心中對魔宗有些感激,況且剛才有言在先,所以只防守而不進攻,被打的節節倒退。

    幻云脾氣比較暴躁,和魔門的二長老對上了,而且越來越動真火,幻云心中認為除魔衛道是沒錯的,雖然魔宗的人是為了蕭子龍而來,可是他也不愿意放過。這魔宗二長老本來也是個壞脾氣,開始還有忍讓之心,可是看到對方絲毫不留情,兩個人漸漸的開始了性命相拼,一個魔宗長老,一個隱云閣長老,打的難分難解,他們身邊的人漸漸退了出去,給他們留開了空間,隱云子連聲呼喊卻絲毫不見效果,心中焦急。

    “轟”“轟”“轟”接連幾聲巨響,幻云和二長老硬拼三招,不分勝負。魔宗二長老揮手祭出了他的邪器“無敵手”,這“無敵手”是個奇怪的邪器,可以戴在手上,也可以放出傷人,整個邪器看起來就象一個握緊拳頭;幻云一看對方祭出邪器,也放出他的頂級靈器“穿云劍”

    一個烏黑的拳頭慢慢慢慢長大,一道劍影慢慢慢慢在膨脹,巨大拳頭帶著烏黑的光芒飛快的沖向幻云,一道洶涌的劍光迎了上去,拳頭與劍光撞擊出五彩斑斕的色彩,整個天空如放煙花般絢麗。

    幻云和魔二長老吐血飛身后退,大長老和隱云子各自接住了他們,幫他們控制傷勢,血不凝頓時怒道:“我魔宗為了蕭子龍小友,為何隱云閣要更加阻攔!”

    “血宗主,我等本不欲插手,但是也不愿看魔宗大開殺戒!還望血宗主海涵!”隱云子有些抱歉的說。

    血不凝緊緊盯著隱云子,“哈哈”長笑,大聲說道:“好,隱閣主果然讓人佩服!今日之事,暫切別過!告辭!”

    “邪魔歪道,哪里逃?”幾個長生派的長老挺身去阻攔,八血衛沖了出來,八把邪器立刻把四個長老轟了回去,魔宗之人飄然而去,嘯風閣,三宮在閣主和宮主都沒開口的情況下,無人追趕,連忙治療同門的傷勢。

    此一戰,六大門派都損失不少好手,三十多個元嬰期的高手在一刻間被打的只留下元嬰,而魔宗卻也付出了同樣的代價,可是魔宗的低級好手死的更多,大約有好幾百名低級魔宗之人葬身于此。

    “哎!”隱云子長嘆一聲,心中充滿悲痛。

    “今日之事暫且放下,改日自當上門請隱閣主給個明白!”談浩臉色蒼白,無力再戰卻向隱云子表明不會善罷甘休的意思。

    “談掌門哎,請便!”隱云子此時看著眼前的殘狀,心中不忍,也沒多說什么?

    “隱閣主,我先告辭了!”嘯風閣看到主事的長生道派都走了,自己留下來也沒啥意思,當時就離開了。

    隨后,炎火宮烈宮主,古劍宮裴宮主也紛紛告辭,帶著受傷的門下匆匆而去,最后慧潔宮的水宮主說了幾句,也告辭離開。偌大的戰場,剛剛還熱鬧非凡的地方現在只剩下幾個人和幾百條靈魂,隱云子忽然間覺得這個世界很蒼涼。

    夕陽西下,殘陽如火,隨著戰事的落幕,太陽也下了山,找尋他的夢中情人去了。

    “我們都回去吧!哎~”隱云子輕輕說了句,帶著五位師弟回去了。

    回到閣內,汪韋等幾人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但是師傅有令,只能靜靜等待,看到師傅和師叔走了進來,臉上都充滿了焦急模樣,幻云的弟子看到受傷的師傅,連忙跑上前去,看起來有些慌張。

    幻云回去療傷休息了,隱云子和其他的四個師弟走進隱云閣大廳,汪韋等幾系弟子也連忙跟了進去,各自到自己的師傅身后站著。

    “哎,看來小龍的事不會這樣結束??!”隱云子一聲長嘆,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呵呵,不結束又怎么樣?難道他還敢滅我隱云閣???不過師兄,別怪我多嘴,這長生道派的人也太過分了些!明明是他們錯了,卻上門興師問罪!如果不是師兄讓我們忍耐,我一定找他們麻煩,第一大門派就很了不起??!”幻松心中一直不爽,憋了一肚子的氣。

    “這次魔宗來了,我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他們本是好意,但也可能引起另一場道魔大戰??!又不知道有多少生靈涂炭了!”隱云子搖搖頭。

    “其實我覺得那魔宗還是不錯的,為了報恩,竟然挺身為小龍做證,可惜正邪有別,不然”幻霞看到魔宗的人維護蕭子龍,心中一直非常受用,女人是感情的動物,她看到蕭子龍愛的如此苦,心中對他比較看重。

    “呵呵,不然怎么樣?你和他們一起胡鬧???你就不怕我吃醋?”幻風忽然來了一句,讓整個大廳的氣氛頓時輕松了起來,身后的弟子想笑卻不敢,只好抿著嘴,憋的臉都紅了。

    “你想死???這么多弟子在,亂說什么?小心我”幻霞剛想說小心我不讓你晚上上床,忽然想起來這么多弟子在,當下也只好閉嘴不說。

    “四師妹,你是不是不讓五師弟完晚上上床???”幻松為人最是無所謂,很多弟子都和他交好,他也習慣沒大沒小的,此話一出口,一些弟子實在忍不住了,“呵呵”的笑了起來。

    “三師兄!”幻霞一跺腳,幻松連忙說:“好了好了,師妹,我錯了!我錯了不成嗎?”

    “好了,都上百歲的人了!你們在弟子面前還好意思鬧??!三師弟,你也太過火了點!”隱云子忍住了笑,罵了幻松一句,幻松拉了拉笑臉,也就不再說話了。

    隱云子把眼光看向了趙青靈,說:“姑娘,你剛對張儀使的那一招是不是‘天鳳來朝’?”

    “是的,有什么問題嗎?”趙青靈有些驚訝,心想:他問這個干嗎?

    “那白衣天鳳白依鳳是你什么人?”

    “是我的師傅!不知道我該怎么稱呼您!”聽到隱云子提到師傅的名字,趙青靈語氣尊重了起來。

    “呵呵,原來你是小鳳的弟子,她喊我一聲哥,而且小龍是我徒弟,你就喊我師伯吧!”隱云子笑了,原來是故人之子。

    “是,隱師伯!”

    隱云子看著趙青靈有些疑惑的眼神,“呵呵”一笑說:“你師傅當年和我,還有冷云龍,人稱傲劍蒼龍,就是和你師傅的雙修仙侶,我們三人在年輕時曾經一起暢游修真界,我年齡最大,所以他倆都稱我為兄,可惜???可惜后來云龍他在天海禁地中為救你師傅,再也沒有出來!”

    看著隱云子臉上的悲傷,趙青靈忽然想起一個人來,她曾經聽師傅提起的,嘴上忙說:“難道師伯就是師傅說過的,嘯云一劍幻嘯?”

    “呵呵,那都是幾十年前的名字了,現在我都有些忘了,我現在叫隱云子,成為隱云閣的閣主,都要用這個名字!”隱云子笑著對趙青靈說。

    “弟子趙青靈參見師伯!”

    “好了,起來吧!”

    “是,師伯,師傅以前經常和我提起您呢?”

    “是嗎?哎,不知道你師傅現在過的可好!”

    “師傅她現在已經削發為尼了!”

    “恩,她還是忘記不了云龍??!呵呵,第一次見到你,師伯沒什么禮物,這顆極云丹就送給你做見面禮吧!”隱云子忽然拿出來一個小盒子,遞給了趙青靈,趙青靈正想接過,忽然蕭子龍叫了一句:“靈兒別接!”

    蕭子龍一直就在趙青靈身邊,他望向師傅,說:“師傅,這極云丹大過貴重,這個靈兒不能收!”

    “為師送的,有什么不能收的?”隱云子故意沉下臉,大廳中一些變了臉色弟子也立刻回復了正常。這極云丹煉制非常困難,常人服用可以立刻進入融合期,還有起死回生之功,整個隱云閣現在也就只有幾顆而已。

    “就是嘛!師伯送的,我為什么不收!死孩子,師伯送我禮物你竟然不讓我收???”趙青靈說了一句,接過了盒子,微微一笑,對著隱云子施了一禮,說:“謝謝師伯!”

    “哈哈,好,果然不錯,比我弟子好多了,呵呵,這顆極云丹等會你就服用,我讓你四師叔幫你運功,六六三十六天以后,你就可以孕育出自己的元嬰了!”隱云子剛才看到趙青靈修為比較低,又是生死之交的弟子,加上蕭子龍已經毫無修為,所以才給了她一顆極云丹,好讓她以后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直接進入元嬰期!謝謝師伯!這禮物是太貴重了,靈兒還是不收了吧?”趙青靈這時才知道蕭子龍不讓她收下的原因,連忙遞了回去。

    “恩,師伯才夸過你,你又忘記了,收下吧!去謝下你四師叔,你要勞煩她一個多月呢?順便也謝你五師叔,呵呵!”隱云子連忙插開了話題。

    “對,對,對,要好好謝下你五師叔,他估計有一個多月上不了床了,哈哈!”幻松又插了一句進來,把幻霞羞的滿臉通紅,連幻風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

    “四師叔,靈兒要麻煩您了哦!”趙青靈恰在此時,走到幻霞面前,深深的施了一禮,掩蓋了幻霞的尷尬,幻霞連忙說道:“好好好,沒問題,師叔也沾到你的光了!呵呵!”

    幻風鐵青著臉看了一遍所有再笑的弟子,所有的弟子立刻強忍了笑,幻風臉色才緩和一點,盯著幻松,很有一拳打過去的沖動。

    “好了,都別鬧了,以后可能就是多事之秋了!通知下去,各弟子抓緊修煉,幻霞你也帶著趙青靈去閉關吧!”隱云子打斷了對話,眾人各自散了去。

    依依不舍中,趙青靈閉關了,師兄們也同樣開始了修煉,蕭子龍一個人無聊的每天算著趙青靈出山的日子,一邊努力練習制造符,或者研究陣法。

    這一日,蕭子龍很早醒來,一個人來到往日他制作符的地方,十天來,他已經可以很順利的制造引雷符和隱身符了,這個小山頭也被炸的矮了幾厘米。

    蕭子龍象往常一樣,煉制了一個引雷符,隨手丟了出去,一道閃電從空中劈了下來,小山頭上一塊大石裂開了幾個石縫,蕭子龍搖搖頭,對引雷符的威力還是不滿意,想盡辦法都無法增加引雷符的威力。

    “你們看到沒?一個廢物還在那里煉符,沒有法力他就算會做符又怎么樣呢?”一個聲音傳進蕭子龍的耳朵里,他看到三個二師叔幻云的弟子走了過來。

    “就是,師兄,你說這個廢物是不是一個霉星!我們師傅竟然被人重傷到現在都沒好?”另外一個弟子符合說。

    “是啊,我看他就是天生一個災星!虧師伯師叔這么維護他,他卻總是給我們找麻煩!”

    “呵呵,二位師兄,你們少說幾句吧!免得回去被掌門師伯知道了被罰面壁!”最后一名弟子有些擔心的勸著。

    “被罰有什么???看到他我就生氣,據說,長生道派因為他已經和我們鬧反了?搞不好以后還要發生什么事?他都不覺得羞恥!竟然還在這里懶著,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懶在我們隱云閣!”最前面的師兄不以為然的說,此時正好看到蕭子龍望向自己,眼睛一瞪,道:“看什么看?廢物一個!”

    “你再說一遍!”蕭子龍心中火起。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