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隨身帶個修仙系統 > 第二十三章 被人打上門來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太陽初升,清晨的雨露濕潤了世間的同時,也喚醒了沉睡的萬物。

    玄天宗大門正中央,被吊著反省的葉晨還在沉睡當中。腫脹的臉頰還在不停的流著口水的同時還不時的吧唧嘴,仿佛夢到了什么好吃的一般。

    日頭慢慢升起,玄天宗外突然出現了一行二十多人的陌生訪客。

    來人看到被吊在大門中央的葉晨,顯然都被驚到了:“這是什么操作?把人吊在自己宗門大門前,是新的歡迎儀式嗎?”

    只見一行人中走出了一個看起來有十八九歲的青年,來到了沉睡中的葉晨身邊,伸出手,啪啪的拍在葉晨臉上,同時大聲喊道:“醒醒,醒醒,有客人來訪了,你給我醒醒,豬頭???,還真是一頭豬,睡得跟豬一樣也就算了,長得也很跟豬一樣?!币贿呎f,一邊用手不停的扇在葉晨臉上,啪啪作響。

    葉晨慢慢的清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看著眼前的一行人:“你們是誰啊,為什么打我?”

    只見剛剛打葉晨的那個男青年轉身對著身后的人哈哈一笑:“師兄們看,玄天宗的豬醒了,哈哈哈?!?br />
    聽著男青年的話,一行人也紛紛大笑起來:“也不知道玄天宗是怎么想得,居然把一頭豬給吊在外面。玄天宗讓他來看門的嘛?哈哈……”

    看著眼前不停大笑的一行人,葉晨盯著眼前的男青年一臉平靜地問道:“剛剛是你打我臉是吧?你叫什么字?”

    男青年一臉不屑的望著毫無修仙者氣息的葉晨:“怎么,就你這么個被吊起來看大門的弱雞,居然打聽我的名字,是想報復我是嗎?”

    葉晨滿臉笑意的反問:“怎么,怕了,不敢說嗎?”

    被葉晨的話給嗆了一下的男青年咳咳了一聲:“怕你?我怕不是聽到了我人生中最大的笑話了吧,就你這種廢物,我會怕你?開玩笑?!?br />
    聽著男青年那滿含羞辱和嘲諷的話,葉晨不以為然,還是一臉平靜道:“既然不怕,那為什么不敢說?”

    色厲內茬的男青年憤怒的看著葉晨:“你說我不敢說?靠,告訴你,我姓梅,名叫梁薪?!?br />
    說完,有點惱羞成怒的男青年,拔出自己的佩劍,指著葉晨:“現在我把我的名字告訴你了,但是,沒人可以嘲諷我,所以作為代價,就用你的命來償還吧?!闭f完,一劍就要向葉晨刺去。

    就在這時。一道滿含殺氣的女聲響起:“你敢刺下去試試,敢動他一根汗毛,我會讓你死得不是那么痛快?!?br />
    聽著在身后傳來的女聲,葉晨翻了個白眼:“師姐,吊了我一個晚上了,也夠了吧,趕緊放我下來吧。我臉上的汗毛都不知道被他打落幾根了,還讓他死得不是那么痛快。人家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現在才放狠話,不覺得有些晚了嗎?”葉晨不停的嘲諷林穎道。

    聽到葉晨嘲諷的話,林穎臉一紅,也不狡辯什么,因為要不是昨天自己一氣之下,用捆仙索抑制了師弟的靈力,把師弟吊了一個晚上,師弟也不會被外人欺負。

    同時要不是自己今天早上起得早,及時制止了對著師弟拔劍的男青年,估計師弟當時就被那人給殺了吧。

    內疚的林穎沒有多說什么,招回了捆仙索,將葉晨給放了下來。

    恢復了一身靈力的葉晨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深吸一口氣。

    收回捆仙索的林穎飛身來到葉晨身邊,向葉晨問道:“剛剛他打你了是嗎?”

    葉晨頭也不回,淡淡道:“是啊,不但打我了,打得還是我的臉,啪啪地響,直到現在我耳邊都還有回音呢!所以你打算怎么補償我?”

    林穎自動過濾了葉晨后面的話,頓時對著梅梁薪放出了自己練氣九級的氣勢和殺氣,冷冷的看著梅梁薪。

    而只有練氣四級的梅梁薪頓時被嚇得忍不住往后退了幾步,一個不小心,腳絆腳,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與此同時,對方一行人中,一個帶隊模樣的老者站了出來,并且向林穎釋放出自己筑基期的氣勢和林穎對峙了起來:“女娃,請你冷靜,你不是我的對手,所以大家還是不要傷了和氣的好!”

    林穎仿佛沒聽到老者的話一般,自顧自的就要將劍拔出時,卻被葉晨給阻攔了下來:“算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決?!?br />
    林穎急道:“可是他剛剛居然打你了,而且還是打你的臉,這我不能忍,除了我,誰也不能欺負你?!?br />
    聽到林穎的話,葉晨的臉也黑了一下,心里吐槽道:“什么叫除了你,誰也不能欺負我?欺負我你還上癮了是吧你?”

    不顧葉晨的阻攔,林穎一把推開葉晨,拔出劍指著對面的老者:“你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殺了?!?br />
    聽著林穎威脅的話,筑基期的老者不慌不忙的說道:“女娃,不要太過得寸進尺,人家小哥被打都不介意,你急個什么?”

    聽著老者毫無歉意的話語,林穎更加氣憤。直接飛身越過老者,來到梅梁薪面前,一劍指在了梅梁薪的喉嚨上:“說,剛剛你是那只手打了我師弟?”

    被林穎用劍指著的梅梁薪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只是不停的搖頭,卻一句話也不說?

    失去耐心的林穎舉起劍,準備將梅梁薪一劍斬殺的時候。葉晨閃身來到了林穎身旁,抓住了林穎的手,冷眼看著林穎道:“師姐,我說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決,明白嗎?”

    同時葉晨回頭,臉上充滿了笑意的對老者道:“想必前輩應該也不會和我們這些小輩一般計較吧?!?br />
    正準備出手的老者聽見葉晨這么一說,癟了癟嘴:“那是自然,我自不會與你們一般計較?!?br />
    看著葉晨眼里充滿了那莫名熟悉的冰冷,還有葉晨臉上掛著的假笑,林穎的心不禁一顫,不由得回憶起之前在玄荒山脈那一段記憶。林穎張了張嘴,但最后卻又無話可說,只得放下了劍,退到葉晨身邊。

    看到林穎放下了劍,葉晨轉身看向老者:“不知前輩是何門派?姓甚名誰?來我玄天宗有何要事?”

    老者并沒有回答葉晨的問題,陰笑著向葉晨道:“我是誰不重要,至于來這里的原因嘛,就懶得給你說了,因為這事就算說了你也做不了主,一切都還得等見到你們宗主之后再說?!?br />
    葉晨剛想說話,卻又被老者打斷,陰陽怪氣道:“俗話說,來者是客,我們一行人辛苦跋涉,到你們宗門來訪,你們不說招待我們也就罷了,那女娃居然還對我門下弟子大打出手。雖然是我門下弟子有錯在先,但那也只不過是你們小輩之間的一個玩笑罷了,無傷大雅。不過你們如此對待上門來訪的客人,毫無禮數,你們宗主陳明就是這么教弟子的嘛?”

    聽到老者的話,葉晨笑了:“前輩您說笑了,剛剛你老人家也說了,你徒弟不過是和我開玩笑,無傷大雅。所以我們并不計較。但同樣,我師姐剛剛也只是和你的徒弟開了個小小的玩笑,只不過沒想到卻嚇到了你的徒弟,這也是我們的不對,我代表我師姐向您道歉。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們這些小輩一般見識了?!?br />
    “至于你問我師傅陳明平時是怎么教育我們的這個問題呢,不瞞您說,因為師傅他平時比較忙,宗里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務都需要他負責,平時還要不停的在外除妖,為民除害。對我們基本上都是放養狀態,沒那么多時間管我們。所以我們的性子也野慣了,沒那么多禮數……”

    “不像前輩你老人家,對自己徒弟那么好,常常陪在他們身邊,悉心教導他們。也只有您這種品德高尚,愛護弟子的人,才能教導出像剛才那位兄臺那樣的修為強大,品德高尚之士,晚輩實在是欽佩不已?!?br />
    “同時對于貴派的師兄師姐們能有你這么好的師傅,晚輩在羨慕的同時,也很后悔。若不是我已經拜在了玄天宗門下,晚輩現在都想立即拜你為師了?!?br />
    聽著葉晨那滿含嘲諷之意,但卻又不是禮數的話。氣得老者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黑著臉冷哼了一聲:“牙尖嘴利之徒,老夫不與你這豎子一般計較?!闭f完就轉身帶著自己的徒弟們向玄天宗大殿走去。

    看著沒走遠的老者一行人,葉晨用手遮著嘴。低頭附到林穎耳邊,故意大聲道:“哇,師姐你看。果然是品德高尚之人,就連隨便甩甩衣袖都那么的有氣質。他們應該很有錢吧,不然的話怎么會像不要錢似的那么大力的甩衣袖,也不怕衣服被甩壞了?!?br />
    林穎煞有其事的配合道:“師弟你不懂,像人家那么有錢的宗門,件把衣服而已,灑灑水了,我們這種小宗門比不上?!?br />
    聽著葉晨二人陰陽怪氣的說著那富含深意的話,正向玄天宗大殿走去的老者頓時被氣得絆了一下腳,差點摔在地上。

    回頭狠狠的瞪了葉晨二人一眼:“小輩,別太囂張,出來混,總要還的?!闭f完就不再回頭,徑直走了

    葉晨也笑著回到:“多謝前輩的教導,晚輩記住了?!?br />
    葉晨頭一歪,看著林穎問道:“師姐,話說潁川書院名額的爭奪日子就是今天對吧?”

    聽到葉晨的話,林穎想也沒想就回道:“是啊,就是今天,怎么了?”

    葉晨沒有說話,一臉冷笑的看著進到玄天宗大殿的那一行人。

    林穎這時好像也反應過來了一樣看向葉晨,眼睛一亮。二人相視一笑,點了點頭……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七星彩七星球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凤凰彩票app幸运赛车 河北快三和值玩法 青海11选5昨日走势图 江西11选5遗漏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