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熄日信條 > 第十章 【一絲光亮】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    泰姆瑞爾大陸上,魔法師的地位普遍高于武士,是什么導致了這種局面的產生?魔法師強大的魔法實力固然為其一,魔法師數量的稀少則為其二。而造成魔法師數量稀少的根本原因是,比起武技的修煉,魔法的修行更加依靠自身的天賦。

    修煉武技的戰士,若是先天的身體條件差了一點兒,也能通過后天的勤奮練習彌補;就算對武技的領悟力差了點兒,經過長時間的模仿和訓練,形成肌肉記憶,也能成為一名武士。然而,若是一個人想要成為一名魔法師,如果這個人沒有魔法天賦,那么就算經過一輩子的努力,他也沒有任何成為一名魔法師的可能!

    但是按照阿尼諾忒斯話里的意思,那就是沒有魔法天賦也能學習魔法,那豈不是在大街上隨隨便便拉來一個人都是魔法師了?彌哈特雖然驚訝,但是對于這樣荒謬的癡人說夢,當然是不會相信的。

    然而阿尼諾忒斯嚴肅而堅定的語氣讓他覺得事情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這個小魔法師的思維方式很是奇特,經常敲鼓出一些神奇的東西,說不定真的有什么法子呢!

    彌哈特抓起刀叉,狠狠地割下一大塊烤牛肉,仿佛那塊牛肉就是他天生缺失的魔法天賦一樣,他一臉期待地望著阿尼諾忒斯,等待著小魔法師做進一步的闡釋。

    “極星魔法學院的魔法天賦測試,你還記得嗎?”阿尼諾忒斯端起直立根奶茶,問了一句。

    “當然記得?!睆浌鼗卮鸬?,陷入了回憶。

    ————————————

    ————————————

    帝國開國1210年/初種月/日六/周五

    極星魔法學院,二樓,魔法天賦測試大廳。

    小小的彌哈特正襟危坐在石桌前,而石桌的另一頭,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布萊頓魔法師,他拿著一支羽毛筆,慵懶地從嘴里擠出了兩個字:“姓名?!?br />
    “彌哈特·阿蒙,尊敬的魔法師先生?!睆浌卣J真地回答道。

    “年齡?!?br />
    “7歲,尊敬的魔法師先生?!?br />
    “歸屬地?!?br />
    “冬擁城,尊敬的魔法師先生?!?br />
    “種族?!?br />
    “鐸賽克,尊敬的魔法師先生?!?br />
    這位“尊敬的魔法師”終于緩緩地抬起了頭來,有些奇怪地瞟了彌哈特一眼,隨后緩緩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指了指著石桌上的一個水晶球,說道:“握著它,孩子?!?br />
    彌哈特得到魔法師的指示后,盯著桌上那個小小的水晶球,隨后顫抖著伸出了雙手,一臉凝重地捧起了它。

    水晶球通體透明,觸感冰涼,在燭光的照耀下折射著神秘的光芒。

    “尊敬的魔法師先生,請問,我應該怎么做?”

    “回憶,或者想象?;貞?,回憶從出生到現在,所有讓你感到愉快、悲傷、憤怒、委屈、尷尬、恐懼或者仇恨的事;想象,想象所有可能會讓你感到愉快、悲傷、憤怒、委屈、尷尬、恐懼或者仇恨的事?!蹦Х◣煹幕卮鹱審浌赜行┓鸽y,但是他還是緊緊地閉上了眼睛,按照魔法師的指示去挖掘自己的內心世界……

    ————————————

    清晨醒來,擦擦液化在窗戶玻璃上的模糊水汽,穿衣下樓。

    父親卻不見了蹤影。

    彌,父親南下黑水城。此去半個月左右才能回來,家中留有足夠的食物和錢幣,你要照顧好自己,入夜鎖好門窗,不要外出走動。

    父親又留下了自己一個人。

    讀完便條,望著桌上的牛奶和面包,癟了癟嘴,眼淚頓時滴落了下來。

    ————————————

    天色漸晚,晚飯過后心情有些煩躁,獨自一人跑到冬擁城的銀霽橋,望著橋下凍僵的白河之水。

    任由橋上緩緩翻滾的風雪鉆進口鼻。

    “瞧瞧是誰在這兒!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彌哈特?阿蒙!”

    “彌哈特,快放個魔法來看看!召喚一頭魔獸和我們玩玩兒?!?br />
    “你們可別招惹他,說不定他真的會魔法呢!說不定……說不定他是某個布萊頓魔法師和他死去的老媽偷偷生下來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群欺人太甚的混蛋!

    緊握的拳頭在劇烈地顫抖,大叫一聲,不顧一切地沖上去和那幾個嘲笑自己的孩子打成一團。

    ————————————

    清晨醒來,擦擦液化在窗戶玻璃上的模糊水汽,穿衣下樓。

    父親回來了,坐在桌子旁吃著早餐。

    四大袋錢幣靜靜地躺在桌角上。

    “父親,你回來了!”正歡呼雀躍,卻發現父親的手臂上纏著厚厚的布條,殷紅的色彩清晰可見,杯子甚至都在他的手中微微顫抖。

    “嗯,回來了?!备赣H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父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這個嘛,現在說了你也不懂,日后你自會明白的。一點兒小傷而已,過幾日自然就痊愈了?!?br />
    ————————————

    彌哈特暗自嘆息著,睜開了緊閉的雙眼,驚喜地發現了手中水晶球的球心位置散發著一絲微弱的彩色光亮!他剛想開口歡呼,卻有一道炫目的白光從左側射了過來。

    彌哈特轉頭一看,發現這白光是從旁邊那個測試魔法天賦的孩子手中的水晶球里射出來的,只是那光亮的強度,比自己手里的強了何止百倍?自己手中的水晶球里閃爍的那點兒可憐的光芒,和對方的比起來,簡直就像是螢火蟲遇到了太陽!

    桌子對面那個魔法師的眼神中已經充滿了一種“果然如此”的惋惜,彌哈特默默地將水晶球放在了桌上,道:“謝謝您,尊敬的魔法師先生。我已經知道結果了?!?br />
    ————————————

    ————————————

    “彌哈特!嘿,彌哈特!你在聽我說話嗎?”阿尼諾忒斯的聲音將彌哈特從兒時久遠的回憶里拉回了現實。他抬起了頭來,眨了眨眼睛,問道:“什么?你說什么?”

    阿尼諾忒斯知道彌哈特剛才正沉湎于回憶,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滿,咂了咂嘴道:“彌哈特,你知道魔法師是怎樣施展出魔法的嗎?”

    “魔法師通過咒語調動體內的魔法能量并將其轉化成自然元素、生命源力、物理原力或是其他各種各樣神奇的力量,從而達到想要的效果。而厲害的魔法師,在施放一些極為熟練的魔法時,由于他們對魔法能量的流動和轉化已經極為熟悉,甚至可以省去念咒的過程?!睆浌夭患偎妓鞯鼗卮?。

    阿尼諾忒斯微微一笑道:“不錯,的確是這樣的。那么,彌哈特,你有沒有思考過,魔法師體內的魔法能量又是來自于哪里呢?”

    “魔法能量定然是來自于魔法師自身咯。魔法能量屬于魔法師,而隨著魔法師個人能力的增長,他體內儲存的魔法能量也就越多,才能通過更高一級的魔法考核?!睆浌厮妓髁艘幌?,回答道。

    阿尼諾忒斯一本正經地說道:“你說得對,但并不完全準確。魔法能量,其實是來自于魔法師的靈魂。相對于低級魔法師來說,一個高級魔法師——拋開對咒語的掌握和實戰中積累的經驗,單就魔法能量的差距來看——與其說他體內蘊含的魔法能量更多,恢復得更快,不如說他的靈魂更加強大,抑或是他靈魂的‘存量’和‘產量’更大。

    “魔法師一般來說都會專攻于某一系的魔法,使其達到一個較高的水準,而這需要長時間的聯系和研究。我想說的是,在這個精益求精的漫長過程中,他的靈魂其實在潛移默化中也就發生了改變,習慣了那一系的魔法施展時所需的能量,對‘生產’魔法能量的模式做出了調整,‘生產’出魔法能量,也就多多少少帶上了那一系的魔法屬性!”

    彌哈特心中一動,仿佛捕捉到了一絲什么東西,一時卻又想不透徹,只是向前傾了傾身子,急切地對阿尼諾忒斯道:“說下去!”

    “極星魔法學院主持的魔法天賦測試,使用的那個水晶球,其作用正是與被測試者靈魂中儲存的魔法能量產生呼應,根據呼應的強弱放射出相應強度的光芒,而這種呼應,在被測試者的靈魂產生波動時,最為強烈,因此我們會被要求去回憶或是幻想引起靈魂波動的事情。

    “這種測試目的明確,效果明顯,但是在我看來,卻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因為,那種用來測試魔法能量的水晶球,只對最最純凈的魔法能量有所共鳴,體內擁有最最純凈魔法能量的人,固然是一試便知深淺;但是,若是被測試者體內的魔法能量發生了改變,那么,這個水晶球便無計可施了!”

    彌哈特聽了阿尼諾忒斯的話,“唰”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顫抖著說:“按照你的意思,進一步想,魔法公會里那些體內魔法能量擁有了一種甚至是多種魔法屬性的高級魔法師,他們若是現在去參加魔法學院的魔法天賦測試,因為體內的魔法能量不再純粹了,那么……”

    “那么,他們的魔法天賦測試結果,也會是魔法天賦低微?!卑⒛嶂Z忒斯輕描淡寫地肯定了彌哈特內心的猜測!

    老天!這是多么的可怕??!

    一位鉆研了一輩子魔法的高級魔法師,去參加一個最最低級的,甚至連魔法考核都算不上的魔法天賦測試,測試出來的結果居然是魔法天賦低微!這個時候,恐怕泰姆瑞爾大陸所有的魔法師都會開始懷疑這個魔法天賦測試的精確度和嚴謹性了!再進一步,那便是懷疑極星魔法學院的甚至是魔法公會的權威性……

    想到這里,彌哈特的臉色不免有些凝重,阿尼諾忒斯看在眼里,即刻便會意,連忙解釋道:“當然,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第一,一位體內魔法能量擁有了魔法屬性的魔法師,哪怕是僅僅擁有一種,那么這位魔法師,至少都是一位等級較高的魔法師了。而一個已經擁有了六級甚至更高級別的魔法師,只要沒瘋沒傻,怎么可能會跑去參加魔法天賦測試呢?”

    誠然,一位魔法師既然已經在修行魔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自然不會去參加魔法天賦測試了。這就如同一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自然不可能去擔心自己有沒有力氣拿得動斬首巨斧一樣。

    這個道理彌哈特當然是明白的,他點了點頭,問道:“那第二呢?”

    阿尼諾忒斯仿佛故意要考驗一下彌哈特的耐心似的,他拿起勺子,不緊不慢地給自己打了一碗飛天菌菇湯,繼續道:“第二嘛,去參加魔法天賦測試的人,都是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魔法天賦的人,他們甚至沒有接觸過真正的魔法,更不可能經過了長期的修煉,體內當然不會有擁有附著了魔法屬性的魔法能量。因此,這個魔法天賦測試,還是很準確并且嚴謹的。除非……”

    “除非去參加測試的人,在沒有長期修煉某一系魔法的前提下,體內的魔法能量就已經不再純粹,而是具備魔法屬性了!”彌哈特激動地脫口而出。

    “這就是我想說的,極星學院的魔法天賦測試,嚴格意義上講,并不是真正的魔法天賦測試,而是純粹魔法能量測試。你的測試結果如何?”阿尼諾忒斯端起碗來喝了一口湯,問道。

    面對宮廷首席魔法師的弟子,彌哈特有些尷尬,低聲道:“水晶球的中心發出了一點兒微光……”

    “這樣說來,可能性有兩個。第一,那就是你自己一直認定的那個版本——你的魔法天賦低微;第二,那就是我的猜測——你的靈魂擁有對魔法能量的‘生產’和‘存儲’能力,只不過你的魔法能量天生就擁有了魔法屬性?!卑⒛嶂Z忒斯很好地總結出了他們談話的重點。

    “那么,第二種可能性有多大?”彌哈特的眼中閃動著一絲近乎狂熱光亮,嘴唇甚至都在微微顫抖。

    碗中的最后一口飛天菌菇湯消失在了阿尼諾忒斯的喉嚨里,他放下碗,擦了擦了嘴,眼中蘊藏著一閃而過的惋惜:

    “從古至今,只有一人?!?/div>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