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軒轅啼曉 > 25.曼陀神域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歷時十天九夜,軒轅終于追上了銀沙和慕卿一行人。

    禤國都城距離神域大約三十萬里路,盡全力總算是在神域入口看他們進去。

    入了神域地界,前方不遠處的蓬萊山腰坐落著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那便是他們要去的地方——曼陀神宮。

    曼陀神域共分三十六層,三十三層以上就是三清天,三十三住佛祖,三十四住通天,三十五住普化天尊,三十六層居住得正是神尊摩迦。

    曼陀神宮橫縱以天罡、地煞之數排列, 天宮、寶殿主要建筑共計一百零八座左右。其中朝會殿又名紫宸殿,顧名思義是各位仙官參政議事的大殿。朝會殿西邊不遠處的一座宮殿喚作寶光殿,神域通常便在此設宴席款待眾卿。

    寶光殿殿內的金漆雕龍寶座上,坐著睥睨天下的神尊。

    云白光潔的大殿倒映著淚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靈虛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讓人辨不清實景何處何為倒影。

    慕卿領著銀沙循著禮制遞了拜帖,方可進這寶光殿出席筵席。

    不知何時,軒轅也戴上了面具混到羽林衛中間。

    凌波倒是認出來他:你不是被關在……

    “噓——我聽說有人要對宮主不利才跟來?!彼脴O其微弱的聲音交流。

    “???”

    凌波斷然想不到他是沖著宮主才來當的羽林衛。

    好家伙,一來就直奔著領導的,委實膽大包天,我該稱他一聲“大哥”才是。

    “我們一路來沒什么危險?!绷璨焖亠w躍的大腦總算回過神來了。

    “是玉娘派我來的?!避庌@想了想,這個擋箭牌絕佳。

    “我看,是你想加害宮主吧。你不知道她和玉娘一向不和,又怎么會如此熱心腸特意通知你來救援?”凌波聽到他說“玉娘”才是徹底放下對他的佩服。

    軒轅才想到這一點:只是紅葵和他說的,他自然不會懷疑有假。雖然她不大喜歡他,這種事情沒有必要騙他吧。畢竟,軒轅捏死她就如同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雪宮第四任宮主銀沙,特獻上《妙法蓮華經》為賀禮,恭祝神尊歲歲有今朝,年年有今日。闔家安康,舉……”

    臺下飲酒賦興的眾仙官幾乎同時住了嘴,頓了幾秒,一齊發出放縱的笑聲。

    “想不到這屆的宮主,不如飛天的美艷就算了,連才情也是遠遠不及她的十分之一。真是才疏學淺,令我等貽笑大方”

    “誰說不是呢?單純到只帶著經文來祝壽哦,史上第一人?!?br />
    慕卿早就告訴過她:這神域里頭的仙官們素來不大認可雪宮宮主。而聽聞前任宮主憑借詩詞歌賦和絕美容貌征服了他們,閑言碎語才止了數年。是以你只攜幾卷經書祝賀,是不是有點太過寒酸了。好歹也是個堂堂宮主,也該備些厚禮。

    可銀沙認為:既然他們都瞧不上雪宮,何必還要花費時間和金錢備什么貴重東西。能送上親手抄寫的經文已經算是給他們薄面了。

    慕卿想了一下,這話說的沒錯,只是聽上去著實讓他失了顏面。

    銀沙安慰他:你也無須沒了面子,我只是說與那些不尊重雪宮的仙官聽的。你我撇開其他東西,仍舊是鐵打的哥們!你說對不對?

    慕卿異常激動能得到她的肯定,先前諸多努力終是有了回報。

    “好?!?br />
    戴著面具的軒轅混在羽林衛中間將這一切都瞧在眼里。

    你們一群說大話的神仙,竟然敢妄加評論我的人。太無禮了!有朝一日,我一定會讓你們乖乖趴在地上向她道歉。

    這些想法他此時也只能默默在心里過一遍,不能說也不能做。

    只見坐在摩迦神尊下面一排左邊的一位仙官突然起身,徑直走到銀沙面前,端詳了她許久。然后又走到殿前,雙手合十行了個禮,便聽到:

    這位宮主剛剛成年,神域諸多規矩也并不是很懂。兒臣瞧她帶來的這十卷經文,頗有大家風范。望父親能給個薄面,將它賜予我可好?

    要不是他自己說臺上的摩迦神尊是他父親,除了慕卿以外,銀沙一行人無論如何也看不出容貌上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摩迦神尊的三個兒子中,就這位非鴻神君還算優秀,長子越澤和幼子堯津都是扶不起的阿斗。但神尊迄今也沒打算立個儲君。

    “既是鴻兒看上了,那就拿去吧。記得要謝過人家?!?br />
    我送給你的東西,你就當我面這么給自己的兒子,太不尊重我了。

    她欲拿玄冰劍砍斷這個紈绔子弟的胳膊,免得臟了這么好的經文。

    劍的形態呼之欲出,卻聽到耳邊一陣聲音:

    “這是我們雪宮獻給神尊的壽禮,你算個什么玩意兒!”

    她眼睛往右邊瞅了眼,是一個戴面具的公子奪過了經文。

    他從羽林衛中間走出來的時候,銀沙就猜想到大概是禁足在殢情坊的人。

    “你是何人?你們宮主都沒意見,你憑什么不服?”

    銀沙讀懂了他的心思便娓娓道來:他不過是為雪宮鳴不平。如果殿下不服,可以切磋切磋。但這一切磋助興我看來最好也是有個賭注,不如就十分經文好了。

    軒轅朝她笑了一笑,銀沙突然覺得臉上有點發燙,心跳也略有加速。

    “一個無名小輩也配和我切磋?!狈区欁畲蟮娜秉c就是目中無人。

    摩迦神尊坐在最上面,察覺到軒轅的周身氣息有點像昔日的一位故人。他的神色略有異樣,又細細觀察銀沙的神情變化,發現二人并不像串通好了的。

    “連一個無名小輩也不敢應戰,真的膿包一個?!避庌@故意用言語激他。

    “我不答應一是怕你丟了雪宮的面子,二是怕你回去小命不保?!狈区欁允侵獣运韵轮?,欲用不傷軒轅自尊這樣的幌子來推脫。

    “大可不必。他是我新招的羽林衛,還在考核期。殿下請隨意?!?br />
    銀沙覺得軒轅一定會替她還以顏色的,是一種很強烈的第六感。

    所謂的心有靈犀一點通也不過是如此了。

    非鴻這下進退兩難,軒轅干脆直接先發制人。

    軒轅很輕松便贏了非鴻——一個普通神官的修為,縱然是摩迦的兒子,也是比不過修煉萬年以上的軒轅。

    劍靈化作人形本就需耗費大量法力,加之多年前幽冥之主的耐心教導?,F在軒轅的法力可是比當時的幽冥之主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敗下陣來的非鴻如何能服氣,他欲下殺心使用禁術卻被慕卿先一步發現。

    “想不到表哥竟故意相讓于他。慕卿佩服佩服?!?br />
    慕卿更是鼓起了掌,眼神傳訊希望非鴻不要逞一時之快而破壞了氣氛。

    “好。想不到雪宮還有這樣的人物,我倒是開了眼界?!?br />
    摩迦神尊不知何時使用了分身術站在軒轅面前,他急于確定軒轅的真實身份。摩迦是和茅山仙祖一同看著他去凡世的,十代凡世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偏偏這么巧,他此生投到了雪宮,還和小宮主一塊兒到的神域。

    這可是個永絕后患的好機會。

    軒轅對摩迦的印象并不深刻,之所以答應和他聯手,完全是因為銀沙。后面投于凡世的諸多事宜,自然不會知道也是摩迦的暗中指令。

    “他體內的力量,要么全數釋放,要么就投于凡世經歷十代便可消殆。這十代里不可出一點差錯。待十代凡世結束后元神會自然歸位?!?br />
    “要是出了錯呢?”

    “幽冥復活,封印解除。而且他極有可能成為幽冥的傀儡?!?br />
    這是摩迦同茅山仙祖在封印白矖淵后不久的對話。幾日前,曾有探子來報,白矖淵有異常。起初摩迦不以為然,三千年都相安無事。直到今日看見他,摩迦不禁有些惶恐:難道凡世出了什么岔子嗎?封印是不是離破除之日越來越近了?

    “你叫什么名字?”

    “獨孤——”

    “軒轅,我的羽林衛?!?br />
    他剛說出兩個字,銀沙卻率先代為回答了。

    銀沙從不知道軒轅這個名字在神域乃是個禁忌。她亦斷然不會聯想到她的軒轅哥哥和神域有過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

    慕卿和非鴻,以及眾仙官突然齊刷刷跪下。

    這是為何?

    銀沙嚇了一大跳——難道是自己觸犯了什么不得了的條律?

    只聽旁邊跪著的慕卿誠懇地說道:

    叔父息怒,怪我沒有仔細和她說神域的法度調律。

    軒轅此刻估計大概是他于凡世后摩迦便將他的名字列為什么禁語了。

    這也難怪,不然大家不就都知道白矖淵的真相了嗎。摩迦可真的是辛苦辛苦。

    彼時這樣想到,他帶著很多諷刺的意味。

    “我究竟說錯了什么?這比試神尊你也是默許的?!?br />
    銀沙摸不著頭腦,這群仙官怎么突然就俯首下跪,連氣兒都不敢吱一聲。

    “你不該說那兩個字?!闭f話的是摩迦的長子越澤。

    “軒轅?”

    只聽得見好多磕頭的聲音。

    “你別說了?!痹綕捎趾鹆艘痪?。

    銀沙心中猜想大抵神域也曾有過同名的人,由于某些緣由惹得神尊不愉快罷了。所以摩迦將這個名字列為禁語之類,所以仙官們聽她提起便紛紛下跪。

    “呵呵?!?br />
    銀沙笑了幾聲,

    “想不到偌大的神域會有這樣爛的規矩,看來神尊的心胸不夠寬闊啊?!?br />
    剛剛好堵在了摩迦的心上——他只是隱藏白矖淵的事情,僅此而已。

    要說真的寬闊,摩迦從不覺得幽冥之主有甚于他。

    他們各自掌管著一片天地,本是可以和平共處結為永晉之好。若有一人有心想要征服這個天下,那就休怪對方心狠手辣冷血無情了。

    要說這先有異心的人,摩迦和幽冥之主各執一詞。

    然而成王敗寇,坐擁世間至高權力的人現只有摩迦一人。

    天下,唯他一人獨尊。

    曼陀神域,在各國的地位日益攀升。每逢壽辰,各國都會遣派王宮貴胄如當朝世子或是得寵郡王為使臣,備上一份厚禮前來祝賀。長此以往,各國的國庫壓力也是日益繁重,但更為沉重的應是各國的百姓。

    雪宮肩上的擔子算是最小的了。因為只有新任宮主會撿個時間去一趟神域賀壽,其余的壽宴只要賀禮送到即可。至于是否派人,送什么禮都是不大講究。

    “剛才說祝辭的時候沒見你這么伶牙俐齒。罷了,這名諱我先不同你計較了,也就來這里一遭。以后我不想看見他再出現在神域里頭?!?br />
    摩迦嘆了口氣,兩袖一揮那個分身便消失了。

    “都起來吧。大喜的日子眾仙家無需介懷這種小事?!?br />
    “是?!?br />
    想不到這里的人都這么怕他……銀沙剛才也是壯足了膽子才說的話。

    潛意識里,好像身邊有個人可以一直保護她。

    短鬧劇過后,銀沙跟著慕卿坐到了席上,也隨著眾仙官一同欣賞表演。

    那位非鴻神官敗了后,怏怏不樂地一直到宴席結束。

    臨散去前,他有意無意對銀沙說了幾句話。

    你還不是會嫁到這里成為我的表弟媳,讓你出丑只是遲早的事情。今日有人替你抱不平,我就不信日后你在這神域住下了,還會有人時時刻刻為你遮風擋雨。

    嫁入神域?好大一個令她咋舌的消息。

    非鴻言下之意是慕卿和她的婚事?銀沙剛想直接問他,慕卿先開口了。

    “銀沙,神尊確有意撮合我和你的婚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慕卿雖沒有聽清非鴻到底跟她說了什么,但這樁事她早晚要知道。倒不如他先提,日后神尊問起,他們二人也好統一口徑。

    銀沙只當慕卿是她的朋友、知音和好兄長,成親一事她自然沒有想過。

    “你不必緊張。無論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br />
    慕卿看得出她對軒轅的情意。在雪宮,她何曾因人犯錯而沒有殺人滅口,就只是帶到縹緲軒、殢情坊這樣的地方略施小懲;又何曾因結界的事情而負傷;更是何曾在生人面前信誓旦旦地說一席話。

    他一直不明白的是:她明明待他是不同的,自己竟沒有絲毫察覺。

    暫看軒轅的眼神,他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樣子,還是義無反顧在她身邊呆著。

    慕卿從未想過奪人所愛。若銀沙說不,他絕不勉強。神尊那邊他自會應付。若銀沙點頭,他也定會對她相敬如賓,絕對不越雷池一步。

    銀沙渾渾噩噩不知道該怎么答復慕卿。

    “好”這個字她說不出口,喉嚨像被什么東西噎住似的?!安缓谩庇植皇撬闹姓嬲?。和慕卿在雪宮相處來看,若是就這么同住也并無不妥。

    “我有一個條件,你能答應我嗎?”銀沙唯一擔心的就是以后住哪里的問題。

    “你盡管說?!蹦角淇此膽B度,似乎是答應了和他共結連理,笑容滿面。

    “以后,我們就住在雪宮吧。這里我不大喜歡?!?br />
    “好?!蹦角湟馕渡铋L地看了軒轅一眼,邪魅地一笑。

    軒轅聽完了整個對話過程——他其實根本不想,可是法力這東西有時候太強了就是連地下最深處的巖漿涌動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目睹加耳聞了整件事情的經過,軒轅很想拿湛盧劍挖了慕卿的心臟。

    慕卿送完銀沙回房后,單獨約了軒轅見面。

最新網址:www.8742427.live

爱彩乐彩平台 辽宁11选5遗漏top10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app软件下载 恒牛所 天天彩票选四最新开奖 玩三分pk拾有没有技巧 现在什么股票趋势好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记录 排列五手机版 七星彩开奖结果走势图